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温柔以待(中)

+是的,冷静下来了,先填坑

 
 



叶修在路边拦了辆车,本想自己坐到前座去,又觉得太刻意,对周泽楷也太残忍。

不过虽是坐在一条水平线上,却一左一右,两人中间隔了将近一米,客气得有些生份。

叶修不太敢扭头去看周泽楷。感情这种事情,理亏的往往是于心有愧的一方,而不是看谁先动了心。

叶修只要一想起全明星周末那晚,周泽楷期待落空的眼神,心口就像压了块沉甸甸的巨石。他托得很累,很想一狠心松手,让它滚进万丈悬崖里,可周泽楷就蹲在上面,倔强又沉默地望着他,伸着手。

叶修却什么都不能给。

他望着窗外,一股倦意忽然涌了出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视线被挤出来的泪花糊得雾蒙蒙的,脑袋不自觉地就抵在了车窗上,一点一点地睡着了。

不过他睡得也不深,朦胧间感觉到有人靠近,被玻璃硌得难受的额头上也像是垫了个柔软的枕头,让他更沉地睡了过去。

其实这对于叶修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等清醒过来车已经到了地方。

叶修发现自己枕着周泽楷的格子围巾,脖子上还缠了一圈,虚握的掌心里有些余温。

不过他却一句话都不提,声音还带着点倦意问:“师傅,多少钱?”

司机师傅答:“给过了,快下车吧,我还要去接生意呢。”

叶修下意识瞥了眼时钟,居然离他们上车过去一个半小时了,网吧到车站最多也不过半小时的车程,他竟然睡了这么久。

叶修有些脸热,赶紧开门下车。结果下了车才发现,这一番兜转他们又回到了兴欣网吧。

“怎么回事?”叶修挑高眉毛,等周泽楷的解释。

周泽楷的手抬了一下,似乎想给他整理围巾,不过想想还是放下了。他目光温顺地望着叶修,里面似乎还有一点难过,说道:“你去睡吧。”

叶修本意是想说清楚的,喉咙里堵了一大堆的话,此时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他窘迫地抓着周泽楷的围巾,三两下摘下来,想重新挂到对方脖子上。

周泽楷不躲,也没配合,脊背挺直地站着,目光落在叶修脸上,一秒都不愿离开。

叶修替他挂好围巾,又若无其事地说:“你也回去吧。”

周泽楷冲他笑了笑,说:“好。”

 
 



那次之后,周泽楷很久没来H市。

老板娘很喜欢看各大战队赛后的访谈,还一定要问问叶修的看法。

别的战队倒还好,叶修还能客串个微表情专家给老板娘分析这些心脏大师是怎么忽悠记者的。可到了轮回,到了周泽楷这边,叶修连屏幕都不乐意瞟,被陈果猛地拽了一下才勉为其难地转过视线。

不过老板娘的重点也不在荣耀上,盯着屏里那张放到娱乐圈也毫不逊色的俊脸,八卦道:“周泽楷这么帅,是包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就这样啊?”

叶修跟着看了一眼,穿着轮回队服的周泽楷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神色有些心不在焉,只有被问到了才答上几个音节。可即便如此记者的镜头和话筒还是心甘情愿地往上凑。

这么优秀的一个青年,居然正在追求他。

这让叶修心情有种微妙的自豪感。

陈果等了他半天,刚要催,就听记者忽然问道:“今晚赢了比赛,周队有想要分享的人吗?”

这句话算是旁敲侧击枪王的感情问题了。

按照标准答案,周泽楷应该故作思考地纠结半天,等把所有人的胃口吊起来后,再轻描淡写地否认。

可周泽楷却不假思索地答道:“有。”

这下连江波涛都惊讶地扭过了头。

周泽楷对着镜头笑了一下,很快又确认了一遍:“有。”

叶修一怔,心尖上那点动摇根本无处可藏。

之后不管记者怎么追问,周泽楷也只是腼腆地微笑,再也不说话了。

陈果见记者扒不出八卦,心里特好奇,扭头问叶修:“周泽楷还有地下恋情?”

这话把叶修这个正主问得有些尴尬。

叶修摸了根烟,一边点火一边含糊地答道:“可能吧。”

陈果一眼就看出他肯定知道些内幕,凑近了些,神秘兮兮地问:“是圈内人吗?”

叶修用力抽了口烟,点头。

陈果兴奋得眼睛都亮起来,可脑子里筛选了一遍跟周泽楷般配的女选手,却又只想到自己偶像,顿时无比纠结,紧张地问:“嘉世的?”

叶修一乐,烟雾没留神全喷到了老板娘脸上,赶在对方怒气上涌前答道:“现在已经不是了。”

 
 



因为叶修的话,陈果对周泽楷莫名其妙有了些敌意。

于是当周泽楷第二次来兴欣时,刚起床巡视的老板娘愣了好久,脑子里不由自主闪过了无数画面和猜想,最后只干巴巴地憋出一句:“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周泽楷有些错愕,无辜地眨了眨眼。

就算陈果再怎么争气,这时也只能捂着心脏败下阵来,心想叶修总不会这么没出息,一定会替沐沐把好关。

于是周泽楷被塞进了叶修暂住那个小仓库里。

储物间的空间非常狭小,到处都堆满了未拆封的包裹。叶修修长的四肢有些委屈地缩在那张简陋的床上,身上只盖着一床薄被,将他身体薄薄的线条都勾勒了出来。

周泽楷把门轻轻掩上了,他注意到叶修的手搭在床沿,指骨修长均匀,十分漂亮。

于是他蹲下身,把脑袋凑上去,就像叶修主动覆上来的一样,仔细感受那只掌心的温度和力量。

没多久叶修就醒了,一瞬间便抽回了手,半撑起身体,才发现周泽楷蹲在一旁。他的心情说不上多么好或者多么糟,只说道:“先起来吧。”

因为空间的缘故,周泽楷蹲得特别费劲,小腿也有些发麻,这会儿准备起身,却没使上劲,反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叶修见他一脸的懵逼和忐忑,特别不厚道地翘了下嘴角,又欲盖弥彰地压住,问:“周泽楷,你是在跟我卖萌吗?”

 

评论(48)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