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夫妻之名(一发完结)

+摸个梗,嘿嘿嘿

 
 



叶修退役那天,给周泽楷打了个表白电话。

当时轮回正在进行夏休期前的聚餐,忽然就听见报道里说,兴欣队长叶修再度宣布退役。

在场其他人怎么想的不得而知,反正周泽楷感觉心里豁然缺了一块,一桌子海味山珍顿时索然无味起来。

周泽楷很早就隐隐察觉了自己对于这位圈中前辈的好感。他记得几天前的决赛,叶修在频道里说:“加油,差一点你就可以赢我了。”

周泽楷望着角色那一清为零的血条,鬼使神差地把这句话脑补成了“差一点你就可以娶我了”。

可就这么几天,这个站在荣耀顶尖的男人忽然宣布他要退役了,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都不给周泽楷留半点机会。

周泽楷有些沮丧地刷开职业选手群,群里已经爆炸了,短短几秒消息就更新了99+。周泽楷很执着地从头翻起,想看看有没有那个人说的话。

然而他才翻到一半,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进来。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在挂断和接通间纠结了一秒,才迟疑地接起。

结果听筒里传出的却是叶修的声音,说话的语气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笑着说道:“小周是吧?”

周泽楷屏着呼吸没吭声。对方却跟确定了似的,接着说道:“我喜欢你,要不要……交往?”

 
 



周泽楷二话没说就订了去H市最近的那趟高铁。

结果遇上堵车,好不容易挨着火车站路边停下了,却听一个托着行李箱的男人弯腰问:“师傅,去不去轮回?”

这个瞬间,周泽楷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好在身体比大脑的反应更快,他人生中第一次抢答道:“去。”

叶修循声望过来,神色也有些诧异,不过能巧成这样实在省了两人不少功夫。

虽然已经决定在一起了,可本质上两人还是不熟,各自琢磨着要怎么发展关系。

最后还是周泽楷先完成了心里建设,悄悄地把叶修的手握在掌心里,不声不响地牵了一路,直到下车都没松开。

司机瞧两人的眼神都不对了,留下一句“车费滴滴付”就赶紧溜了。

叶修的脸皮比司机厚一些,就盯着周泽楷看,忽然说了句:“我老婆长得真好看。”

周泽楷被盯得窘迫,偏偏又不擅长使用声带,便在心里默默道,我老婆也好看。

 
 



在一起后的生活跟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倒不是说周泽楷后悔了,相反和叶修在一起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真要说后悔,那大概只有他没有早点跟前辈表白,浪费了好多本该属于两个人的时间。

叶修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恋人,温柔大方,知情识趣,就是骨子里泡着坏水,特别喜欢逗周泽楷。

比如两人第一次接吻。

他们才刚在一起没多久,周泽楷不想吻得太色气,便如同对待珍宝一样小心地啄吻叶修的嘴唇。

结果亲完,叶修跟没尝到味似的舔了舔唇,大着张脸说道:“老婆,你是不是害羞,不好意思伸舌头啊?”

周泽楷想纠正他喊老公,可又觉得老公老婆的臊得慌,干脆堵着叶修的嘴唇,一路亲了进去,把人亲到锤胸口来才算顺了口气。

叶修劫后余生般做了几次深呼吸,回味似的笑着说:“老婆,你好甜啊。”

 
 



从这之后,叶修张口闭口都管周泽楷叫老婆,也不知道这脸皮是怎么长的,这么肉麻的称呼也能叫得自然顺当。

听到最后周泽楷都习惯了,一门心思地想听叶修喊句老公来听听。

周泽楷决定用最原始的办法给自己正名。

两人在一起有段时间了,平时亲亲抱抱歪歪唧唧的事情没少干,可下半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特别纯洁。

就有一次早上,周泽楷上厕所没锁门,叶修忽然进来了,见到心上人的宝贝一愣,很快便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来:“还没消下去啊?”

周泽楷愣了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叶修这是误会他晨x了。这让他顿时有种很微妙的自豪感,刚想说不是,还没硬。

没成想话头却让叶修截了去,语调跟他在心尖上挠了一下似的,说:“老婆,你是不是想着我就会硬啊?”

 
 



周泽楷本来是很清心寡欲的,可自从那天叶修说了那句以后,一连七天,每天醒来下头都精神得不行,一闭眼脑子里全是叶修说这句话时的神态。

可叶修就睡在他身边,周泽楷不方便自行解决,便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硬生生委屈小兄弟耷拉下去。

就在周泽楷考虑着要不要来一场深入交流时,叶修也敏锐地察觉了这段时间空气里暴涨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某天晚上,正好轮回是客场对决,周泽楷大半夜才回到家,推门就卧室留着一盏床头灯。

他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掀开被角刚躺进去,就把叶修惊醒了。

虽说是醒了,可意识还是迷迷糊糊的,叶修手脚并用地爬到周泽楷身上,闭着眼喊了句:“老婆。”

周泽楷没穿多少衣服,叶修更是坦荡荡的。两具身体紧紧贴着,周泽楷忽然感觉到了很轻微的震动。

但他并没有多想,只是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安抚式地“嗯”了一声。

叶修趴在他胸口,跟睡着了似的,隔了半天才揉了揉眼说:“等了你好久。”

周泽楷听着他混着倦意的语调,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叶修继续说道:“今晚我们做吧。”

“……”周泽楷能感觉到叶修的小家伙一直顶着,他的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会儿周泽楷就是想拒绝都开不了口。

可叶修喊的是老婆,周泽楷根本就没做过躺在下面的准备。

就在他犹豫的当口,叶修忽然两腿分开,跪在周泽楷腰侧,还抓着他的一只手往后面摸。

周泽楷有些不可置信地在后面摸到了一根不停颤动的按橡胶。

叶修的眼睛半睁着,还有些困,表情十足可爱,嘿嘿笑道:“老婆,你要不要进来?”

 
 



那晚他们x了个爽。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怀里躺着精疲力尽的叶修,心里忽然特别满足,跟盛满了蜂蜜水似的,稍微晃一晃都能漾出笑意来。

叶修被不断落在脸颊上的亲吻给弄醒了,刚翻了个身,眉头就皱了起来,显然牵扯到了痛处。

周泽楷昨晚做得过分,现在倒是知道心疼了,赔罪似的给叶修揉了揉屁股。

叶修十分受用,哼哼地说道:“昨晚可把我累惨了。”

周泽楷揉得更加上心。

淡淡的温馨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叶修觉得好些了,便撑起身体,照着周泽楷的嘴唇打了个啵儿,笑着说:“老婆,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啊?”

 
 



周泽楷每天的生活都甜蜜又痛苦着。

他很苦恼,明明他跟叶修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谁是老公谁是老婆都明摆着的事实,可叶修就是装傻,每回张口就是老婆。

最近更过分,叶修不知从哪儿搞来一套表情包,萌兮兮的,配字全是“老婆我想你了”“老婆你真好看”“老婆你别生气”,叫周泽楷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本来周泽楷对称呼并没有什么讲究,可被叶修喊得多了,就特别想听对方喊句老公。

他也上网搜了一下,结果支的招全是床上逼供,也太流氓了。

周泽楷很有操守地坚持了三天,终于在某个叶修没羞没臊说出“老婆我想看看你的大宝贝”的晚上动了邪念。

两人在这件事上特别合拍,周泽楷知道怎样能让叶修舒服,怎样能逼得叶修发出羞人的声音,怎样又能把叶修送上极致的顶峰。

今晚周泽楷干活格外卖力,终于把前辈弄到心神失守,于是趁机诱哄道:“乖,喊老公。”

低沉的嗓音性感得不行,又是贴着耳朵说的,简直就是犯规。

叶修的呼吸凌乱,身体舒服得像是悬在云端,就差一点点就要登上极乐,偏偏周泽楷还火上浇油地含住了他的耳垂。

叶修浑身一震,身体不自觉地绷紧了,某处也骤然一抽一抽地收缩起来。

周泽楷没想到叶修竟然自己就到了点,里头一下变得异常紧致,恨不得把他也绞出来。

周泽楷借着这阵猛然动了两下,终于释放出来。

这么激烈的情事两人都是第一次经历,周泽楷怜惜地拿嘴唇碰了碰他的眼角。

叶修气息不稳地喘了几口气,身体还浸在刚才的余韵了,忽然说了句:“老公……”

周泽楷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等反应过来后心里顿时涌起巨大的满足。

结果就听见叶修有些得意地继续说道:“老公夹得你……爽不爽?”

 
 

++end

 

评论(64)

热度(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