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两个世界(下)



叶修直了二十多年,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见多了异性相吸,忽然冒出个周泽楷来,倒是令他挺新奇的。

就拿周泽楷来说,长着张明星脸,成绩好,脾气也好,可就因为性向这回事,都不愿跟人相处。

女生就算了,周泽楷天生不来电,没来往也正常。可连要好的哥们都数不出三五个,这就很蹊跷了。

叶修专门观察过周泽楷一段时间,发现对方除了功课就是待在宿舍,偶尔上上同性交友网站,社交圈子除了叶修根本就数不出第二个人。

现实生活这样也就算了,周泽楷在游戏里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也是,周泽楷玩的是一个男号,对大胸姑娘又不感兴趣,打游戏的宅男也不热衷于搞基,所以每次下本要不是叶修领着,周泽楷都组不到人。

叶修觉得周泽楷这样太可怜了,作为知情人的师兄总得做点什么补偿一下。

于是当晚游戏上线,叶修就组了周泽楷,一路飞奔到月老庙,一气呵成地把结婚这事给办了。

饶是被叶修撩惯了的周泽楷,这回也是心脏狂跳,定定地扭头望着师兄,等他解释。

叶修掏出花了他大半身家才从拍卖行买回来的顶级婚戒,笑了笑说:“高兴吗?”

周泽楷按捺着心潮澎湃,宛如承诺般郑重点头:“嗯。”

叶修也高兴,跟办成一件大事似的,扭头看着他,笑着说:“这只是暂时的,等哪天你真的交到了男朋友,那才值得高兴呢。”

 
 



周泽楷真是拿叶修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明明是个直男,却总是不安分地撩他。撩也就撩了,可每回撩完就浇桶凉水下来,谁能受得了。

周泽楷的胸口堵着一团闷火,又没法跟叶修明说,后来一横心,干脆就跟叶修说自己已经脱团了。

他记得当时叶修的表情很诧异,眼神里还混着点不知是不是看错的失落,独自跑阳台抽了根烟,才坐回电脑前,又成了那个漫不经心的叶修,笑道:“进步挺快啊,什么时候领来给哥也见见?”

周泽楷盯着他的表情,寻不出丝毫破绽,眼里的光也渐渐暗淡下去,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发小的照片,给叶修扔了过去。

谁知叶修看也不看,转身就出门抽烟去了。

 
 



自打划清了界线,叶修跟周泽楷差不多就是各忙各的,连游戏都不上了。

周泽楷比叶修更理智,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之前能那么果断地下定决心,就是因为跟叶修做夫妻任务的时候,叶修没个正行地喊了句“小老公”。

周泽楷差点当场就听硬了。

叶修说话总是那个调子,轻快的,调侃的,还带着点懒洋洋的笑意,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很有种撩骚的味道。

可周泽楷知道叶修只不过是开玩笑,直男总是拿捏不好分寸,根本就不知Gay的眼里有另一个世界。

这件事情让周泽楷顿时有种刻不容缓的危机感。他抽空约了发小,决定给叶修演一场戏。

叶修的眼神在他俩身上转了几遭,又恢复了懒洋洋的神态,说话的语气里却多了些疏离和客气。

这次之后,两人的关系越发地尴尬起来。

周泽楷想过要不要搬走,也跟叶修提过一次,结果叶修一句话就堵回来:“着急搬出去跟你男朋友同居?”

周泽楷愣了好几秒,沉默着点了点头。

反正都做好决定了,也不怕叶修多误会一次。

结果叶修不答应,说:“那也得等项目做完再搬。”

周泽楷抿抿唇,没说什么,可神情分明不服气。

叶修瞧他委屈那样,没忍住笑了,张手抱了他一下,说:“这阵儿保证连本带息地给你补偿上,总行了吧?”

 
 



叶修向来是有一说一,说话算话的。

说要补偿,第二天就搞了存了几个G的GV硬盘给周泽楷。

周泽楷满脸黑线地收下,随手塞进了抽屉里。

叶修忙活了大半天,结果周泽楷却这么冷淡,倒叫他这个直男不乐意了。

他忍不住拿胳膊捅了捅周泽楷,提议道:“要不现在一起看看?”

周泽楷心说要是真看了,说不定等会儿这句话就得变成一起试试。

周泽楷太了解叶修了。这个直男根本没有半点警觉性,却比Gay里很多小o都要会撩。

可叶修说这句也打算跟周泽楷商量,自顾自地就拉上了窗帘,点开一部GV看了起来。

正巧放的是周泽楷看过的一部片儿,属于很文艺的那种——当然,Gay片的文艺指的都是吻戏比床戏更花心思。

他侧头瞥了叶修一眼,对方的眼睛被屏幕里正在热吻的情侣映得极亮,因为吃惊嘴唇微微张开,却对于周泽楷的注视一无所知。

一部片看下来,屋里全程沉默,叶修好奇又微妙地盯着屏幕,周泽楷却在看他。

两人裤裆都有些鼓,被视觉和听觉勾起的欲望悄无声息地在他们之间蔓延。

隔了好久,叶修忽然问:“周泽楷,你跟男人接过吻吗?”

周泽楷想点头,他知道一旦点头叶修就没有借口趁机吻过来,可声带不受控制地低哑下来,说:“没有。”

果然,叶修垂着眼,笑着问:“那你要不要,和我试试?”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103099567453835&vid=5288650508&extparam=&from=1110006030&wm=5091_0026&ip=122.193.127.243

 
 

十一

那晚周泽楷足足做了三次。

叶修被干得屁股都肿了,嘴唇和胸口也十分惨不忍睹。

他醒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补根事后烟。

周泽楷买了早餐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景象。

叶修抬眼瞟了瞟他,又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才说:“问你件事。”

周泽楷竖着耳朵听着。

叶修问:“你跟你那男朋友,没干过这种事吧?”

周泽楷摇头——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干?

叶修像是稍微放了放心,才又问:“那你为什么跟要我干?”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知道直男跟Gay都是天生的,谁都掰不过谁,所以他一直没对叶修下手。昨晚那情况不能全怪周泽楷,叶修一门心思要撩,怎么说责任至少有他一半。

可周泽楷总不能说你太主动我把持不住,这种事向来都是管不住那根玩意儿的理亏。

叶修知道他的性格,也不非要他答,就自己猜道:“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啊?”

这记直球打得周泽楷措手不及。

在他一愣一怔之间,叶修便继续说了下去:“要是你真喜欢我,就跟你那个男朋友分了吧。”

周泽楷心头一热,澄清道:“没有。”

叶修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周泽楷定了定神,又认真地补了句:“只有你。”

“我猜也是,你那男朋友一看就是雇的,”叶修有些得意地笑起来,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丢了,教育道,“你们Gay,就是太小瞧直男了。”

 

评论(44)

热度(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