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攻城略地(一发完结)

+计划通修修,嘿嘿嘿




周泽楷一只手被叶修压着,只能单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发呆。

天才灰蒙蒙亮,昨晚激烈的性事让怀里的人睡得很沉,呼吸均匀又湿润,嘴唇微微张着,这付毫无防备的样子让周泽楷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昨晚叶修情动难耐的模样。

他的手往下探了探,手掌裹在对方有些肿起来的翘臀上,轻轻抓了一把。

很软,也很大,弄起来很舒服。

叶修那里本来就已被过度使用,这时正敏感地得不行,碰一碰都要皱起眉头。

周泽楷动作一僵,正想悄悄地抽回来,就被叶修一个翻身压实了,又软又弹的手感险些叫他再度硬起来。

昨晚喝懵了,身体不受理智控制把前辈睡了还能解释,现在神智意识都是清楚的,再干出这种事就太禽兽了。

周泽楷睁着眼想了半天,脑袋乱糟糟的,不知什么时候又睡了过去。




周泽楷再度醒过来的时候,下面是勃起的状态。叶修垫着枕头倚在床头,嘴里叼着根烟却没点,除了赤裸着上身,神态气质都与往常无二。

这让周泽楷有种奇妙的错乱感,叶修还是叶修,却总有些什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叶修本就百无聊赖,周泽楷一睁眼他就发样现了。他的表情看不出来什么,浑不在意似的,淡淡开口道:“小周,手轻点劲儿。”

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抓在前辈屁股上,饱满柔软的臀肉都从指缝里漏出来了,光是想象就挺诱人的。

不过再诱人也不过是场意外,此时两人都清醒得很,各自计较着用成年人的方式给这场意外定了性。

一夜情。

周泽楷作为上面把叶修折腾得浑身酸软青红交错的那个,“算了就这样吧”这种话无论如何都是说不出口的。

叶修的屁股肿着,这会儿倒是很有话语权,等周泽楷的手撤了,才把烟点上,望着那点火光,幽幽地说:“你那里怎么这么大?”




周泽楷理亏,昨晚说要把喝醉的前辈送回房间,结果一见前辈蹬掉裤子,露着光溜溜的长腿和屁股,意识不清地凑上来,脑袋就跟断了根弦似的,提抢就上了。

上了不算,还把迷迷糊糊的前辈摆成各种姿势,掰着屁股往深处干,把人一身都弄得青青紫紫的,子孙也射了对方满肚。

所以说,就算叶修说要他负责他都得二话不说地答应。

可叶修偏不,抽完一根烟还咬着烟头,回忆似的说道:“我昨晚是不是喝你的精水了?”




要周泽楷答应跟叶修处对象也不是不可以。但答应归答应,好歹也是直了二十多年的枪王,周泽楷心里总有股气顺不下来。

之前他睡不着那会儿就在琢磨这事。他搞了叶修,搞得还挺爽,就算前辈什么都不说,他也总要给点补偿有所表示的。

脑袋里甚至偶尔会闪过一个念头:要不,就跟叶修在一起吧。

这个念头乍一出现,倒叫周泽楷吓了一跳。等仔细想想,又觉得并无不可,只是他跟叶修没谈过朋友,就因为打炮就决定在一起,也太草率了。

也不知道跟男人谈恋爱是什么样子?会跟打炮一样爽吗?

周泽楷想着想着就跑偏了,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一厢情愿,叶修肯不肯让他负责还是两说呢,还谈朋友,呵。

此时,两人都清醒着,反倒没了昨晚的热情和坦荡,都一言不发地,等对方先迈出一步,好让心里大概有个底。

这么沉默了一阵,叶修忽然揉了揉下胸口,低声自语道:“我说怎么有点疼,原来都被吸肿了。”




周泽楷本想伸缩都是一刀,要怎么办全看叶修的意思,赔人赔钱赔稀有材料他都认,谁叫他昨晚干的事确实不像话,根本没脸讨价还价。

可叶修偏偏咬着个烟头,微肿的薄唇含着小玩意,就是不肯给句痛快话。

周泽楷表面上淡定,心里其实懊恼极了。昨晚弄得太厉害,叶修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完好的,以至于周泽楷现在都不好意思看他,因为无论看到什么地方,周泽楷脑子里都能第一时间浮现出当时意乱情迷的场景。

周泽楷特苦恼,一边等着叶修的宣判,一边还受着晨勃的煎熬,叶修说点什么都好,只要别尴尬得连打飞机都要硬生生忍着。

叶修垂着眼,情绪完全掩盖在最底下,叫人摸不透也猜不着。

过了好久,叶修终于把烟头扔了,跟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和他说道:“我总觉得后面被艹开了,小周你帮我看看吧。”




照理说,换作最初,周泽楷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虽然屁股是他艹开花的,可什么都没说明白之前就干这么暧昧的事,实在有违他的原则。

但眼下他根本找不到理由拒绝,总不能白白让人喝了精肿了咪咪还不帮人检查吧。

叶修说的坦荡,做起来也不含糊。只见他呲着凉气地跪坐起来,腰垮下去,就翘着大圆屁股给周泽楷检查,嘴里还问:“裂了吗?”

周泽楷飞快地瞟了一眼,没敢多看,说:“没有。”

叶修不相信似的,说:“不可能吧,你摸摸看,就入口那儿,现在挺疼的。”

周泽楷就看了那一眼,胯间就硬邦邦地翘了起来,这会儿只能扭过去,呼呼地喘着粗气,一句话都接不上来。

叶修等了一阵,扭头一看周泽楷正害羞呢,没忍住笑了下,说:“搞都搞过了,摸一下怎么了?”

看一眼就硬得发疼,摸一下还不得爆炸。周泽楷在这点上特别有原则,明显要出事的事情坚决不干,就昨晚那个是意外,也不作数的。

“那我自己来,”叶修的手探到身后,修长的手指在那条缝里按来按去的,特别坦荡,还说,“给我找块镜子来呗。”

周泽楷这会儿硬得接近爆炸,一起身就得暴露,当然不肯去,只能含糊地说:“我帮你看……”

叶修似乎笑了一下,倒也没坚持。他用手指把红肿的小口撑开,半节指头都探了进去,呼吸开始凌乱起来,忽然闷声哼道:“里面……好多。”




作为提供者,周泽楷当然知道里面好多的是什么东西。他忍不住瞥了眼叶修的动作,眼神跟被烫了一下似的,匆匆移开,一股强烈的冲动几乎让他在某个瞬间很想不管不顾地再来一次。

他猛地喘了几口气,理智险险地摁住欲望。

叶修还什么都没说,大概是想把帐算清了,再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周泽楷当然都认,就是要他开着一枪穿云帮兴欣去抢轮回Boss他也绝无二话。

可他心里并不是很想用稀有材料或者别的物质来补偿,这样太现实也太凉薄,一旦交割完毕就是真的断得干干净净。

但不这样解决,难道真的要跟叶修交往处对象吗?

周泽楷闭上眼,昨晚的一幕幕历历浮现——叶修是醉了,可他明明还有理智,却没有拒绝,趁人之危地把前辈从里到外吃干抹净,甚至直到现在仍然意犹未尽。

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视线移到叶修的侧脸上。后者的表情中带着种奇妙的夹杂着痛苦和欢愉的冷静,他似是察觉了周泽楷的注视,冲他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呢。”




这句话算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周泽楷从未如此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要叶修,不仅仅是一夜情,也不仅仅是因为负责而起的交往。

他希望能认认真真地跟叶修处对象。

如果不是心里早就对前辈存有妄念,昨晚也不会在大半人都还清醒的状况下,主动送前辈回房休息,更不会在前辈醉眼朦胧地说出“小周你陪陪我吧”之后,便低头吻了上去。

其实跟酒精无关,是他的心在渴望叶修。

周泽楷全身都燥热极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眼睛黏在叶修脸上,半刻都挪不开。

叶修的眉毛还皱着,显然手指的探索让他感到有些吃力。不过他仍是笑了一下,抬眼瞅着周泽楷,玩笑似的问:“这么多,我要是被你搞大拉肚子怎么办?”

周泽楷一怔,心头骤然滚烫。他就那么望着叶修,一字一句地,近乎剖白地说道:“叶修,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你跟周泽楷就是这么在一起的?”苏沐橙嗑着瓜子,啧道,“你可真行,暗恋人家周队五年,还能忽悠得对方先表白。”

叶修含着根棒棒糖,吐字有些含糊,说:“别说得多轻松似的,回报大,牺牲也大。”

苏沐橙瞟了眼他的腰,没忍住笑,又说:“所以你那天是故意喝醉了,好骗他送你回房间?”

“哪天?世邀赛庆功宴那天吗?”包子忽然插话进来,纳闷道,“可是老大,那天你喝的是葡萄汁吧???”


++end


评论(87)

热度(1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