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纯情房客俏房东(中)

+写手周x房客叶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留言真的令一枪太太在踩油门的当口犹豫了起来,一连三天,原本日更万字的作者专栏静悄悄的连个请假声明都没有。

粉丝们都在上一更底下哀嚎催更,等得心急如焚。

叶修也很着急,因为攻是个特别慢热话少的人,全靠受主动撩才有点活人的气息,要是错过这班车,两人指不定得墨迹到什么时候才能大把撒糖了。

叶修甚至觉得,即使下一更是爆菊现场他也能咬牙接受了。

然而周泽楷出门的时间更短了,到了饭点也不见人,叫指望着现场催更的叶修特别烧心。

终于,第四天傍晚,周泽楷总算露面了。

叶修动作麻利地周泽楷煮了锅泡面,装盘上桌时,特别不经意地问:“最近还卡文吗?”

果然,周泽楷眉头紧锁,沉重地点了点头。

叶修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庆幸地想道,清水作者与爆菊现场之间果然隔着一堵不可逾越之壁。

“那就别太勉强自己了,”叶修宽慰道,“要是遇到不擅长的剧情,换个方式处理就好了。”

比如……拉灯!

周泽楷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闷头吃完两碗泡面后,忽然说道:“那就试试吧。”

叶修特别欣慰,瘫在沙发上宛如一条功成身退的咸鱼。

不料周泽楷却忽然欺身压了过来。

强烈的男性气息与压迫感朝叶修涌来,停在一个近在咫尺的危险距离上。

之前就说过,周泽楷是个大帅比,如今一寸寸放大来看,更是帅得令人发指,叶修有一瞬间居然觉得对方被泡面辣红的嘴唇特别性感。

叶修放慢呼吸,生怕刺激到因为卡文而行径诡异的作者大大,赔笑道:“小周,你要干嘛?”

周泽楷愣愣地看了他一阵,忽然脸颊爆红。他捂着脸从叶修身上滚到一旁的沙发上,闷声道:“啊,好羞耻。”

叶修:“???”




当晚,一枪穿云终于更新了。

叶修也终于明白了周泽楷羞耻得打滚的原因,因为今天的更新是这样的:

主动受:要不要和我试试?

帅比攻:那就试试吧。

于是顺理成章地,攻青涩地慢慢接近受的嘴唇。正当两人都紧张得呼吸凌乱的时候,受忽然说道:“你要干吗?”

帅比攻:“嗯……教教我。”




突如其来的代入感令叶修的羞耻感瞬间就爆炸了。

身为一个正直的太太,周泽楷怎么能把他正直的话理解成如此污破天际的邀请!

真是太过分了!

叶修愤愤地打开评论区,结果留言清一色的“滴滴滴”刷卡声。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群老乘客,才带坏了清水舵手一枪太太啊!叶修痛心疾首地谴责道。

眼看周泽楷就要在考取驾照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叶修宛如螳臂挡车地壮烈留言道:一枪太太你要是继续执迷不悟,就卡一个月的文吧!




叶修说到做到,特别果断。当晚就把游戏装备统统搬回了房间,连餐点都改了,坚决不给周泽楷开车的灵感。

周泽楷倒也不执着,轻描淡写地抖出受其实也是个纯情小处男,还没脱裤子就怂得躲回了房间。

于是两人的感情进展又陷入了僵局。

叶修追了一礼拜淡出鸟的更新,忍不住回头去翻旧更,明明是差不多的节奏,却在攻受互撩急刹车后变得寡然无味起来。

评论里的按头小分队都够组成一个团了,攻受却连个接吻契机都没出现。

叶修犹豫了半分钟,觉得自己还是贪恋65寸大屏的视觉效果,于是又把游戏机挪回了客厅。

晚饭时间,周泽楷出来看到叶修的时候,抿了下唇便默不作声了去了厨房。

叶修竖着耳朵听他拆包装袋的声音,一共四包,看来小周也觉得一个人吃饭很无趣啊。

想到这里,他心情愉悦地沉迷游戏,坐等周泽楷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

等他摆脱沉迷状态,发觉肚子饿得不行的时候,锅里只剩下凉掉的泡面,和周泽楷吃剩没洗的碗。




攻真是太傲娇了。

叶修啃着一枪太太的最新更,心里甜滋滋地想道。

虽然两人还处在捅破窗户的不冷不热期,可是攻的心理活动真的特别可爱,各种猜受忽然逃避的原因。最搞笑的一个是,受担心自己理论基础不扎实,于是每天呆在房里闷头恶补小黄片。

其中有个情节很戳心。那是攻与受足足冷战一星期后第一次见面,受扭头望着窗外,攻只能平静克制地用目光偷偷亲吻他的耳朵,无声表白。

可是甜是甜了,但两人的关系仍然一筹莫展。攻是个话废,让他打破僵局明显有些强人所难,所以只能靠受突破羞耻,勇敢摁住攻强吻才有HE的希望。

想到这,叶修严肃地留言道:是时候助攻一枪太太了。


评论(49)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