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替身(下)

+终于平坑

 
 

二十五

第二天周泽楷醒来,并没有发现坐在床头揉屁股的叶修。

他揉着宿醉的脑袋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江波涛趴在隔壁那张床上玩手机。

周泽楷问道:“我怎么在这?”

江波涛幽幽地望过来,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小周,咱来好好聊聊。”

周泽楷不蠢,隐约猜到了点什么,他不想和江波涛聊,于是翻身下床,把皱乱的衣服往身上套。

江波涛坐起来,问:“你去哪里?”

周泽楷抿了一下嘴唇,理所当然地答道:“上班啊。”

江波涛盯了他半晌,没忍心戳穿他。

 
 

二十六

周泽楷回了家,见叶修在翻柜子里的碟片,神色很镇定地开口道:“早。”

叶修漫不经心地回道:“早。”

周泽楷回家就是拿个东西,这时却柱在门口,总觉得就这么走有些不甘心。

于是他开口道:“你在翻什么?”

叶修怀里抱着一摞专辑,全是带叶秋签名的典藏版,头也不回地说道:“别那么小气,又不会碰坏你的。”

周泽楷不是那个意思,又不想解释。

倒是叶修见他仍不放心地盯着,笑了:“弄坏了赔你,总行了吧。”

周泽楷见他笑了就没那么紧张了,撇撇嘴:“你赔得起吗?”

这个叶修特有信心:“保证还原度100%,以假乱真。”

周泽楷凑到他面前,仔细打量他的脸,忽然道:“要是我把你当成叶秋,你生气吗?”

“当然不会。”叶修答道。

然后周泽楷就生气了。

 
 

二十七

周泽楷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想的。

尽管叶修和叶秋各方面都极其相似,可听到叶修说不介意做叶秋的替身,心里就跟长了疙瘩似的,那口气怎么都顺不下来。

所以他跟叶修睡,监督叶修锻炼,夸叶修的歌好听,统统被叶修划归为了对叶秋的好意。

简直亏大发好吗。

周泽楷被这口气堵着,把叶修拽起来:“跟我出去一趟。”

叶修莫名其妙道:“干嘛?”

周泽楷恼怒道:“约会啊!”

 
 

二十八

约会无非就是看电影吃饭这么几件事。

可惜周泽楷和叶修都没经验,坐在情侣专座上纯情得连小手都没拉,中间空出半米宽的间隙用来搁爆米花和可乐。

周泽楷特后悔刚才一时顺手,现在再拿开又显得他多稀罕叶修似的。

周泽楷觉得自己挺矛盾的,一方面希望叶修能懂他的心思,一方面又想端着让叶修来讨好他。

所幸电影是随便选的,特别无聊,叶修看了十分钟就撑不住睡了。

周泽楷赶紧把中间碍事的东西挪到一边,把叶修的脑袋拨到自己肩上。

他特别正人君子地坐着,两手搁在腿上,心脏却扑通扑通地几乎要跳出来。

他们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愉悦却比不上此时叶修靠在他肩头熟睡。

周泽楷偷偷翘起了嘴角。

 
 

二十九

自从第一次约会以后,周泽楷仿佛打定了主意要跟叶修重新开始似的,没事就领着叶修四处吃喝玩乐。

叶修虽有些哭笑不得,倒也还算乐意陪周泽楷玩初恋游戏 。

唯一的缺憾是,周泽楷也太纯情了,大半个月过来连个接吻都没有,叶修摸他腹肌撩他时竟然还脸红。

叶修想起当时周泽楷拉开他的手有些气急败坏地喊停的表情就乐得不行。

叶修打算再试一次。

 
 

三十

某天早上,周泽楷还在睡梦里,忽然觉得身上一沉,本能勃起的某个部位被含入到一个温暖紧致的地方。

周泽楷两个月没泄过火了,下意识就顶了顶胯。

湿润的圆头顶进了一个紧窄的小眼里,被高热滑腻的甬道热情地吸着咬着。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全进去,身上那人却忽然俯下身,用甜腻的语气在他耳边唤道:“周泽楷。”

是叶修的声音。周泽楷一下就惊醒了,迟疑了半秒把叶修从身上推开,捂着下面狼狈地问道:“你干什么?”

叶修抖了抖腕上的运动手表,坦然道:“做任务。”

周泽楷黑着脸,把光溜溜的叶修往薄被里一裹,凶狠地顶撞着他的会阴,直到对方面色潮红地射出来才意犹未尽地作罢。

 
 

三十一

周泽楷能感觉到两人的感情正在逐步升温。

就在他琢磨着火候差不多能上个二垒时,网上突然铺天盖地地出现两人的绯闻。

最火的头条标题是——歌神叶秋离奇隐退,疑被富二代包养。

配图是两人约会时的照片,数量不少证据凿凿,像是酝酿了很久的样子。

周泽楷很愤怒,看了叶修一眼,然后回房间打了好多通电话,基本上都是运作撤热搜澄清绯闻的。

叶修抱胸靠着门,听周泽楷毫不肉疼地开价,心情挺复杂地劝道:“你别担心,叶秋看到这些不会生气的。”

周泽楷的脊背一僵,过了好半天才低声说道:“我是怕你生气。”

 
 

三十二

绯闻事件过后,两人之间仿佛有什么壁障被打破了,相处越发地自然而亲近。

周泽楷对叶修以前流浪歌手的经历很是好奇。

叶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想了想开口道:“哥以前也红过一阵子。”

周泽楷认真地听着。

“那会儿还能开演唱会,我记得有个小孩特别捧我的场,每次都买离舞台最近的座。”

周泽楷懂这种心情,他听演唱会时,不管票多贵都要买叶秋能一眼看见的位置。

“有一次我跟他互动,把话筒递到他嘴边让他接唱一句,结果那孩子太激动,直接唱破音了,红着脸特别不好意思地望着我,眼睛特别亮,当时我就记住他了。”

周泽楷有些脸红,这种糗事他也遇到过,不过当时叶秋的眼神很温柔,破音丢脸这件事根本算不上黑历史。

“还有一次新专辑签售,这个孩子不知从哪雇来一百来号人,大清早就过来排队。我签的时候,他就托着下巴在对面盯着我看。我当时签得手都快断了,心想这是谁家的小少爷,要不是长得好看,哥肯定直接把他赶出去了。”

周泽楷头一次从偶像的视角听这种事,听得特别入迷,当初追星那种心情又重燃起来。

“当时签到最后一张,我想给这孩子写句话,就问他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隐隐觉得这个场面有些熟悉,还没想清楚就听叶修笑着继续说道:“然后他告诉我,他叫周泽楷。”

 

评论(56)

热度(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