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替身(中二)

+进展好慢,替身梗的心路好长,要走不动了呜

 
 

十六

叶修发现,周泽楷对待他的态度忽然之间有了转变。

无论他是吃完饭不刷碗还是不脱袜子就上床,周泽楷都无比纵容,脾气好得更变了个人似的。

这样的周泽楷太不好玩了。

叶修试探了几天,终于在某个万籁俱寂的夜晚唱起了摇滚。

没几分钟,周泽楷一脸煞气地出现在房间门口,然后干脆利落地把人扛到了自己床上。

 
 

十七

第二天早上,叶修没有揉屁股,周泽楷把手搁在他的腰上,似有似无地按摩着。

叶修好奇道:“你的技术怎么进步这么快?”

周泽楷翻出手机里十几个G的资源,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教训道:“你也学学,别浪费了这把好嗓子。”

叶修疑惑:“学什么?”

周泽楷绷着上扬的嘴角地答道:“叫床。”

 
 

十八

叶修特别宅。

以前周泽楷也懒得管他,可每次做都得分好几段等叶修体力恢复实在太影响x生活和谐了。

更过分的是,每次叶修受不了的时候,就故意发出特别放荡的声音,听得周泽楷几度失守。

于是周泽楷没事就带叶修出门转转,规定每天必须走满一万步。

“步数不够怎么办?”叶修把玩着腕上的运动手表问道。

“不够的,晚上补。”

这句话让叶修觉得周泽楷还是很讲道理的。

 
 

十九

第一天,叶修走了五千步,剩下一半打算等周泽楷回来以后一起遛弯搞定。

结果下班回来的周泽楷看到步数统计时的表情很是微妙,看向叶修的眼神分明就是“小妖精我该拿你怎么办”的范本。

某种不详的预感让叶修坐立不安起来,连吃饭时都勤恳自觉地刷着步数。

“去散步吗?”叶修积极地提议道。

周泽楷拒绝了叶修的请求并扒光了他的衣服。

最后被摆成羞耻姿势的叶修嘴里咬着布条,眼睛里全是湿意,手腕上的计步器还随着深入的撞击不断跳动数字,双腿软得一塌糊涂。

 
 

二十

这节奏不对。

叶修特纳闷一开始明明是他占据上风没事逗小粉丝玩玩,现在怎么变成了他被金主干得合不拢腿?

之前谈包养讲明了卖艺不卖身的,照现在这模式得加价。

于是叶修跟周泽楷说道:“小周啊,你看以咱俩的关系,老做那种事,不合适。”

周泽楷立马警惕起来,眼神就跟叶修第一天进门那时一模一样:“你想怎样?”

叶修心情有些复杂,很多话在嘴里转了半天又咽下去了,最后笑着叹了口气道:“以后少做点?”

周泽楷没点头也没摇头。

 
 

二十一

然后周泽楷果真一个月都没碰叶修,每天早出晚归,回来就带着耳机听叶秋的歌,仿佛存心要跟叶修划清界线似的。

叶修看得好笑,总忍不住想去撩他。

某天叶修拿了9900步的手表去给周泽楷看。

周泽楷的脸腾地就红了,没好气地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被这眼神瞪得挺乐,没忍住弯了弯嘴角。

这下彻底把周泽楷点着了,他猛地站起来,一把将叶修扛在肩上。

叶修都想好待会插够一百下就拍拍屁股走人的,结果周泽楷却是扛着他怒气冲冲地在客厅暴走了几圈,见步数够了,就把叶修扔着沙发上,自个回房间去了。

叶修差点没笑岔气。

 
 

二十二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自从包养了叶修以后,心情跟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

最近似乎又陷入了低谷。

这样折腾很不好,江波涛想劝周泽楷及时止损,趁早跟叶修断个干净。

结果才起了个话头,就被周泽楷警告的眼神打断了。

“你这反应,要是换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爱上他了。”江波涛吐槽道。

周泽楷紧紧地皱着眉,说道:“没有。”

“好了,知道你对叶秋一片痴心。那你对叶修到底是什么意思?”江波涛问道。

周泽楷自己都没想清楚这个问题,这时也不知道怎么答,想了半天,只能给出最诚实的反应:“我想睡他。”

江波涛差点把酒喷出来,忍笑道:“那就睡啊,他又不是不肯。”

周泽楷苦恼的叹了口气:“可是他爱我。”

像模像样的语气逼得江波涛用杯子挡着嘴努力憋笑道:“继续。”

周泽楷简直要愁死了:“他想和我进一步发展。”

江波涛给他倒了杯酒,劝道:“没事,今晚干到他腿软,就不敢胡思乱想了。”

周泽楷严肃地点了点头,把整瓶酒都干了。

 
 

 二十四

喝得深夜,江波涛把喝得神智不清的周泽楷送回家。

开门的自然是叶修。他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闻到周泽楷身上的酒味,忽然神色一肃,特别嫌弃且坚决地回了句“拒绝接收”就关了门。

留下江波涛在冷风中一脸懵逼。

等等,刚才小周是不是说过叶修特别爱他来着?

 

评论(33)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