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替身(中)

+大纲文也不好写,梗太密集,得攒攒

 
 



周泽楷和叶修的第一次发生在叶秋宣布退圈的一周年纪念那天。

从清早开始,周泽楷的情绪就很低落,却站在镜子前特别仔细地打扮。

据说是去参加什么粉丝活动。

总之半夜回来的时候醉得神志不清,还撕心裂肺地吼着叶秋的出道歌曲。

正在给周泽楷擦脸的叶修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

 
 



不过那张脸还是特别好看,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迷茫和脆弱,让叶修对这位小粉丝的纵容越发没了底线。

最多也就是在周泽楷沉身挺入之前提醒了句:“带套带套!”

周泽楷脸埋在叶修的颈窝,依恋地蹭了两下,含糊地喊了句:“叶修,想听你唱歌。”

叶修不太确定地问了句:“听谁?”

周泽楷在他的喉结上咬了一口,语气带着点不满吐字却异常清晰道:“叶、修。”

趁叶修还在愣神的时候,周泽楷一下子顶了进去。

 
 

十一

第二天一早,叶修坐在床头一边揉屁股,一边神色复杂地注视裹着被单一脸崩溃的周泽楷。

“行了,不就是初夜吗?”叶修点了根烟。

周泽楷被夺了清白,还没缓过神来,一听这话,心里的悲愤瞬间翻了倍,怒道:“你根本什么也不懂!”

叶修一针见血道:“你不就是想睡叶秋吗?”

周泽楷被猜中了心思,顿时哑火,过了阵才底气不足哼道:“你知道就好。”

叶修忽然就被逗乐了,心想周泽楷怎么能这么好玩。

 
 

十二

这件事过后,大约过了半个月左右,周泽楷故作不经意地问道:“当时你爽吗?”

叶修正在琢磨编曲,随口问了句:“问这个干嘛?”

周泽楷的脸倏然涨红,粗声粗气地说道:“就随便问问。”

叶修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回忆后幽幽地说道:“就你这种技术,是要被开除粉藉的。”

 
 

十二

周泽楷琢磨了好几天,痛下决心,凑到叶修跟前提议道:“要不你陪我练习吧?”

周泽楷认为自己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让步,没想到爱慕自己的叶修眼都不眨地就拒绝掉了。

周泽楷迷惑道:“为什么?”

叶修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你家老二太长太粗太硬,捅得我屁股疼。”

周泽楷因为叶修直白的描述闹了个红脸,然后糟糕地发现,自己被那一眼撩得起了反应。

 
 

十三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最近变得郁郁寡欢,于是约周泽楷去酒吧浪。

两杯酒下肚,江波涛开始了谈话:“小周啊,最近和叶修处得怎么样?”

听到某个名字,周泽楷敏感地皱了皱眉,一仰脖又干了半杯酒。

江波涛劝道:“为这种事烦心不值当,不喜欢换一个就是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说话。

江波涛点到为止,换了个话题想让气氛轻松些:“下个月嘉世要发行叶秋的纪念版专辑,我给你内部弄了一张,过几天就能拿到手。”

周泽楷点了点头,表情依然半死不活的。

江波涛也没辙了,干脆就陪周泽楷喝酒了。

周泽楷属于酒后吐真言的类型,喝了大半瓶,终于憋不住道:“他嫌弃我!”

江波涛没跟上节奏:“谁?”

周泽楷抱着酒瓶极其愤慨地说道:“他宁愿自己撸也不要我!”

 
 

十四

这是周泽楷第二次醉醺醺的回来。

叶修从江波涛手里把人接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历史居然会再一次重演。

第二天,叶修揉着屁股斜睨着躲在被窝里的周泽楷,凉凉地说道:“差不多够了啊,你昨晚压根没醉好不好?”

周泽楷用力盖住脸,闷声辩解道:“我醉了!”

叶修毫不留情地戳穿道:“得了吧,你要是真醉了还会记得带套?”

 
 

十五

睡过叶修以后,周泽楷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

这天拿到典藏版叶秋专辑的周泽楷特别兴奋,特意沐浴更衣了,小心翼翼地把碟片放进CD机里,准备好好聆听偶像的声音。

结果叶修的房间里传出一阵旋律,硬生生破坏了周泽楷苦心营造的氛围。

他怒气冲冲地关上CD机,走到叶修房门前,正要敲门,却被忽然一段模糊的哼唱奇妙地平息了怒气。

叶修弹着钢琴,慵懒地哼着调,旋律简单又动听。

周泽楷听完了一首,转身搬了张小板凳,杵在叶修房门口,静静听了一下午。

 

评论(28)

热度(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