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替身(上)

+依然大纲文,乐死我了2333

 
 



叶秋最红那会儿,大街小巷全是他的歌,连广场舞都要跟上潮流把专辑里最火的那几首强行改编成DJ版本。

也是在这时候,周泽楷对这位嘉世头牌歌手叶秋一见钟情了。

可那时周泽楷还小,即使家里再有钱,名下的信用卡额度也只够让他买几张演唱会的vip座。

等他成年了,开始逐步接手家族企业。

像他们这个圈子的人,没事约几个小明星作陪再正常不过了。

周泽楷也打起了小算盘,计划着哪次跟嘉世的人打个招呼,把叶秋约出来近距离接触偶像。

可就在周泽楷自以为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叶秋却忽然宣布隐退,推掉了所有工作,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里。

周泽楷没想到就差这么一步,特郁闷没能早点下手。

 
 



这件事让周泽楷很是消沉了一阵。

江波涛见周泽楷深受打击的模样,没忍住试探了一句:“楷哥,给你介绍个人。”

周泽楷索然无味地摆手拒绝了。

江波涛只好把手机放了外响,戳开的视频里传出一段特别的旋律。

周泽楷没听过这首歌,却对唱歌的声音很熟悉。

在周泽楷抢过视频看的时候,江波涛解释道:“这是昨天去酒吧遇到的,很像叶神吧?我打听过了,他叫叶修,这两个礼拜都在酒吧驻唱。你要感兴趣,今晚一起去?”

周泽楷没拒绝。

当晚,听完叶修的开场曲后,周总裁决定包养他。

 
 



因为口残,出面谈包养条件的是江波涛,叶修的眼神却总往周泽楷身上瞟。

有些好奇地,却带着些意外的温柔和示好。

江波涛事无巨细地讲了许多,最后总结道:“反正跟着楷哥少不了你的好处,干不干?”

叶修笑了笑,望着周泽楷说道:“楷哥,以后多多关照。”

 
 



叶修搬进来那天,周泽楷正窝在沙发里听叶秋的最后一张专辑。

叶修的东西很多,大多是些稀奇古怪的乐器,又多又杂,把听歌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

周泽楷索性关了CD机,抱臂倚着门框冷冷地声明道:“我有喜欢的人。”

叶修抱着个一米见方的大箱子往里走。

“不要以为和叶秋长得像,就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叶修放下箱子心情复杂了摸了摸鼻子:“哦。”

 
 



周泽楷从不掩饰自己是叶秋的铁杆粉丝这个事实。

这让叶修很想对金主好一些。

但这些粉丝福利总让周泽楷有种这个十八线的心机歌手是在故意接近他的感觉。

周泽楷很苦恼,他觉得叶修爱上他了,仗着自己那张和叶秋极其相似的脸,就热烈大胆地追求他,讨好他。

尽管相处下来他也对叶修有那么点意思,但这种好感跟对叶秋的爱而言,根本什么都不算。

 
 



叶修虽然退圈了,可仍会写些歌自娱自乐。

最近这首琢磨了许久,终于定了稿,结果刚好碰上周泽楷生日。

于是周总裁一进门就看见叶修抱着把吉他在唱情歌,歌词热烈又纯情,连懒洋洋的嗓音都添了几分真情实意。

周泽楷听完了整首歌,心里感动又别扭地说道:“还不错。”

叶修冲他温和地笑了笑。

周泽楷立马如蒙大敌地补充道:“不过我还是不会喜欢你的。”

 
 



周泽楷别扭成这样,倒让叶修觉得怪好玩的。

叶修没事就喜欢逗周泽楷,问他:“你喜欢那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周泽楷特认真地答道:“他特别好,什么都好。”

叶修说道:“你知道他每次开完演唱会都瘫床上三天不洗澡吗?”

周泽楷怒了:“胡说!叶秋不是那种人。”

叶修不嫌事大地补充道:“他还会攒一礼拜的袜子吃半个月的泡面。”

周泽楷黑着脸,严肃宣布道:“我要翻脸了。”

叶修乐不可支地笑跌在床上。

 
 

八 

周末,忙碌了一周的周泽楷在卧室蒙头睡懒觉。

叶修忽然手痒了想玩架子鼓,于是清了嗓,用麦克风喊了句:“各位歌迷朋友准备好了吗?”

周泽楷一骨碌爬起来,正襟危坐,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等待偶像开唱。

结果等来的却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咚”!

周泽楷瞬间清醒,杀气腾腾磨牙道:“叶修!”

叶修笑得肚子疼,乐得连鼓锤都拿不稳了。

 

评论(31)

热度(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