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重生之男主攻略系统(一)

+伪原著向,穿越梗,脑洞来自于瓶总

+我似乎傻逼地搞错了快穿的意思。。。咳咳,是穿越!

+看到国民票数那么高,不写国民有点心虚【摸胸口】

 
 

第十届荣耀职业联赛才刚刚结束,各个战队的选手还没考虑好怎么渡过夏休期,上头就加急派发了一本红头文件,封面是烫金的七个大字——世界荣耀邀请赛。

来头大得叫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周泽楷倒是很开心,作为联盟第一脸,别人的夏休期往往是他的通告期,两个月能歇两天就不错了。

打荣耀总比拍广告好玩多了。

不过有些合约在半年前就签了,周泽楷加班加点,挑着重要的拍,三天换了七个片场,才马不停蹄地飞往联盟总部。

好在没有迟到。周泽楷风尘仆仆地赶到会议室时,人都还没到齐。

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肖时钦,李轩,楚云秀,唐昊,孙翔。

都是意料当中的人选。周泽楷挨着孙翔坐下了,简略地打了个招呼,准备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有人推门进来,大家热闹了一阵,周泽楷困得不行,好不容易找回一丝清明,就听到喻文州说: “……上边说还有指派给我们的一个领队,由他来全权负责。”

会议室顿时又炸了,周泽楷费力地睁开眼,眼睛揉到一半,突然看到门开了,一个男人神情冷淡地走进来,语气也说不上多么热络: “大家好,我来了。”

大家整整反应了五分钟才情绪复杂地一人一句地谴责起来。

“我靠,你谁,你干嘛来了?”张佳乐跳脚道。

“不是说好的退役吗?”张新杰指责道。

“是啊,这么快就复出了?没完没了啊!”肖时钦附议道。

“还能不能靠谱点?”黄少天炸毛道。

周泽楷觉得不能错过这个群刷boss的机会,于是紧跟着补充道: “就是。”

叶修意外地瞟了他一眼,竖着眉冷脸道: “都闭嘴,以为我愿意来的吗?都是被逼的。”

下面的人不乐意了,又一句一句地开始起哄。

周泽楷一边听一边想道,也对,这么热闹的盛事,叶修怎么能缺席呢?

 
 

散了会,周泽楷一心念着宿舍大床,恨不得睡个昏天黑地,于是仗着腿长的优势,几步就跨到门前。

拧开门把的一瞬间,他的视线猛然一黑,意识像是被牵引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朦胧又混沌,疲倦的意识如同泡在温水里一样,顿时舒缓下来。

“hello,帅哥。”

周泽楷试着睁眼,眼前却是白茫茫地一片。

“欢迎激活CJ-diss系统,请问需要新手指引吗?”

周泽楷被突然冒出的声音搞得有点懵,好半天才犹豫地点了点头。

“本系统是由您粉丝的愿力,打破次元壁凝聚而成。由于您在三次元的人气过高突破了临界值,海量的脑洞之力涌入二次元,险些引发时空震荡。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二次元公民,您一定会积极配合系统疏导脑洞之力的对吧?”

话音刚落,周泽楷眼前出现一个硕大的对话框,上面写着一句话: “是否导入系统?”

下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是”选项。

周泽楷: “……哈?”

“恭喜认证通过。帅哥,要是没问题,现在就把你传送到重生点怎么样?”

选项——“是”。

等等,重生?!

周泽楷根本来不及吐槽系统的流氓选项,惊疑地问道: “如果不重生……”

系统竟然幽幽地叹了口气,落寞道: “帅哥,你是要整个二次元空间给你陪葬吗?”

选项——“否”。

周泽楷心神一震,刚要追问,突然眼前再度变暗,意识极速下坠,消失于黑暗当中。

 
 

冷。

锥心的冷从裸露的皮肤毛孔里钻进来,差点连血液都冻住。

周泽楷猛然一睁眼,发现自己站在路灯下,漆黑的夜色中飘着絮雪,寒风冷冽地攫取着身体的热量。

周泽楷身上还穿着夏天的衣服,被冻得都不会哆嗦了。

他抬腿想走,找个暖和的地方避避,耳边却骤然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警告,目标人物出现之前,任意移动将导致严重后果。”

周泽楷心想再严重能有冻死严重么?想完他利落地拔腿走人。

灯火通明的网吧近在眼前,周泽楷甚至能看清门缝间雾茫茫的暖气。

啪!视野骤然黑暗,脑子里跟断了根弦一样,震得他恶心想吐,半天没缓过来。

“帅哥,恭喜你,达成作死成就(1/100)。”

周泽楷难受得要命,系统却不依不饶地在耳边喋喋道: “作死100次,迷妹怒气值满格,将触发毁灭程序。”

周泽楷皱眉道: “然后?”

“彻底死亡。”

周泽楷眉毛一跳。

“好啦,帅哥,别再挥霍重生的机会了,祝你好运。”

 
 

刺骨的寒冷又卷土重来。

周泽楷站在原地,花三秒权衡了一下是作死100次比较痛快,还是冒着冻死的风险等待目标人物比较省事。

大概是冰冻状态下时间流逝得也比较缓慢,还没等他思考出结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略显惊讶的声音: “……小周?”

周泽楷艰难地扭头,看见叶修的一瞬间,脑子劈进一道惊雷。

“目标人物出现,跟随装置激活,离开目标人物30米强制死亡。”

叶修本来还不确定,等人回过头来,看到那张俊脸被冻得青白,没多想就把外套剥了下来盖在周泽楷肩上: “你怎么会在这儿?还……穿得这么少?”

周泽楷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股温暖,被这么死去活来的一通折腾,再度见到熟悉的人,就像被逼到绝处的人偶然捕获了一线光亮。他忽然就没那么想死了。

叶修见他狼狈得眉毛上都结着白霜,冲他笑了笑,张手抱了他。

“小周。”叶修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卫衣,安定的心跳透过紧贴的胸腔传过来,让他的胸口也渐渐开始发烫,“很高兴能在这时候见到你。”

周泽楷听出了他语气中不同寻常的一部分,忍不住开口道: “没事吧?”

叶修似乎笑了笑: “当然没事。离开嘉世,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评论(37)

热度(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