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say something(下)

+烂俗的戒指梗,最近脑子里都是狗血大剧,太可怕了

+走完肾,走走心


打炮这件事,虽说是上面的人出力,可第二天腰酸腿软差点起不来床的通常都是下边那个。

叶修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头疼欲裂。昨晚本来搞得就晚,后来还有些失眠,他几乎刚一合眼就被闹醒了。

啧。叶修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不知死活得挑逗着周泽楷来了第二发,就特别想夸自己一句英雄。

从床上爬起来,他随意地呼噜一把脸,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国家队一行十三人整整齐齐地码在大厅,带队的喻文州见他来了,笑道:“昨晚没睡好?”

叶修的房间跟喻文州的挨着,一听这话顿时不自在起来:“还行,怎么?”

喻文州答道:“半夜听到你那边有些动静,出门看的时候刚好碰见小周。”

叶修的心瞬间吊起来,似不在意地瞟了眼周泽楷,后者古井无波的,他略略放了放心,脸上又摆出那副懒洋洋的表情:“得,昨晚失眠的人不少啊。”

喻文州倒也不细究,说道:“人齐了,上车吧。”


今天是世邀赛的决赛。

中国队一路披荆斩棘,几度面临淘汰危机,都险险地挺过来了,出人意表地杀入了决赛,甚至隐隐显出夺冠黑马的势头来。

从半决赛到决赛,中间有三天的备战时间。地图对手排阵早就安排好了,上车以后,喻文州只是简单地提了两句,就让大家各自闭目养神去了。

叶修拿外套裹着头,熬夜的后遗症涌上来,特别困倦,可脑子又很兴奋,黑暗的视场让听觉变得异常敏锐。

他听到喻文州压低了声音道:“小周,方便换个位置吗?我跟少天有些话要说。 ”

意料之中地没有应答,隔了几秒,身边出现一些悉悉索索的动静,似乎是有人拘谨地挨着他坐下了。

叶修猜是周泽楷。

真稀奇,他几乎都快要忘记周泽楷在以前是一个温良腼腆的青年了。无论是后台偶遇时仓促又害羞的神情,还是面对记者时羞涩又完美的微笑,在这短短一个月内完全颠覆。

周泽楷看他的眼神总带着一股很强烈的占有欲,明亮执着,从未展露于人前。可微抿的薄唇却绷成一道防线,情绪滴水不漏,顽固地将一切可能都锁死其中。

叶修很是感慨了一通,心里反而坦然许多。毕竟是周泽楷不肯跟他好,他总不能强迫着小年轻跟一个除了打游戏啥都不会的男人搭伙过一辈子吧。

想到这里,叶修主动开口道:“我俩的事,你也别放在心上,好好打比赛,赢了哥请你们吃饭啊。”

身旁默了几秒,骤然响起孙翔略有些炸毛的声音:“几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啊!我才没有放在心上……”哼了两声,他又补充道,“那啥,你餐厅定了吗?我要吃芝士火锅。”


被孙翔那么一宣传,假装睡觉的诸位纷纷活了过来,半点没客气地组起了点餐大队。

“什么?叶队要请吃饭?!”

“瑞士菜有什么好吃的?去下中国馆子啊!”

“附议,那个芝士火锅都吃多少回了,腻得胃疼,孙翔你能不能有点美食追求?”

“……”

叶修被闹得哭笑不得,点到最后,大家差不多把知道的菜名全报了一遍,都眼巴巴地等着叶修表态。

叶修装模作样地摸出钱包扫了一眼,顿了顿,顿得所有人呼吸都停了一拍,才爽快答道:“没问题啊,不过……”

大家刚有松懈的心立即又被这个“不过”吊了起来。

“前提是,拿到冠军。”叶修真诚道。

车上顿时嘘声一片。

说什么呢?冠军,不是早在一个月前就预订好了么?


当大屏幕上闪现出的巨大荣耀被中国国旗覆盖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世邀赛中,中国战队一路磕磕绊绊,咬牙前行,经历过诸多的低谷和恶意,最终如愿以偿。

叶修坐在台下,看着舞台上被无数聚光灯和镜头聚焦的十三个年轻人,感触颇深。

也是在这一刻,大家才褪去了紧张严肃的神色,让人想起来,他们其实不过是一群热爱游戏的年轻人,却因为热爱和努力,一步一步坚定的站上了竞技的巅峰。

叶修的视线扫过那一张张熟悉的洋溢着喜悦的笑脸,不由自主地定格在周泽楷身上。

青年也羞涩地微笑着,因为俊朗的面容而被媒体的镜头给予了更多的照顾,高频的闪光灯将他的眼睛映得很亮,在人群里逡巡着,仿佛在寻找什么。

叶修的视线猝不及防地跟他撞上,没由来地一阵紧张起来。

周泽楷冲他笑起来,有种如释重负又预谋已久的轻松感,攥着冠军戒指的手也紧张得不知往哪里放。

叶修被这个笑容击中了,刚想回应周泽楷,突然听到司仪念出了他的名字,叫他上台。

叶修心想这一露面,说不定中央台都能上,可就彻底给叶家“长脸”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趟出来是老爷子特批的。更何况拿了世界第一,没什么好虚的。

这么想着,叶修果断上了台。

刚拿到冠军的队员们一个个冲他乐,挤眉弄眼地提醒着请客,被叶修笑骂了回去。

现场司仪很是官方地问了他几个问题,被他爽快地用“很好”“很开心”“谢谢”给打发了回去。

到最后,那个蓝眼睛的司仪没忍住打趣道:“没想到叶领队的说话风格跟周一样。”

这句话是用英文说出来的,队员们反应了几秒,听因为追剧英语很是不错的楚云秀翻译了才恍然。

这边正要嘘叶修盗版,正版周泽楷却先一步用英语回应道:“恰好相反,是我像他。”

虽说在场的诸位英语听力都不太好,不过简单的词汇量是有的,那句劲爆的“I like him”简直戳爆了众人的八卦之魂。

叶修也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特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司仪闹完了领队,又不敢招惹周泽楷,只好转移话题寻找下一位目标。

周泽楷朝叶修这边望了过来,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隔了一会儿,走过来。

两个身形修长的男人站在一起本来就显眼,跟何况周泽楷还站得那么近,简直就是大新闻的节奏。

叶修微微仰头与青年对视,突然听到对方说道:“你想要的。”

叶修一愣,接着左手被人抓着,掌心朝上。那是一只极其漂亮的手,纤细修长,指骨分明,却绝不会被人错认为是女性。

此时被周泽楷握在掌心里,出乎意料地显出几分温柔的顺从。

周泽楷另一只手拿着戒指,手指紧张得甚至微微颤抖。

叶修有种他要给自己戴进无名指的错觉,顿时心跳如雷,手腕也犹如怯场般往后缩了缩。

也就半公分都不到的回缩,却让周泽楷的动作顿住了。

叶修发现他眼睛里的神采飞快地黯淡下来,最后把戒指稳稳地放在他手心,低声道:“给你。”

叶修愣愣地答了句“哦”,猜不透周泽楷的用意,只好尴尬地把手收了回来。


拿到冠军的中国队意气风发猛虎下山地涌进了自助餐厅。

毕竟众口难调,叶修没怎么考虑就果断选了家高档的自助餐厅,让年轻人自个折腾去。

叶修很有老人自觉的留守大本营,四处偷食。

偷到喻文州这边时,被对方似笑非笑地喊住了:“周泽楷没给你拿?”

叶修现在一听这名字就浑身不自在,扭头去叉黄少天的,装傻道:“这不是还没碰到吗?”

黄少天顿时炸毛,一边嚼东西一边痛心疾首地谴责叶修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

身后喻文州的声音却不咸不淡地继续道:“你还钓着人家啊?”

叶修不乐意了,往嘴里塞了点东西挨着喻文州坐下,严肃道:“怎么说话呢?哥可是正直又清白的人。”

喻文州信他的正直和清白才有鬼了,感叹道:“周泽楷对你一片真心,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你都知道?”叶修挑起半边眉毛,“周泽楷的嘴那么严,你读心读出来的?”

喻文州居然配合地点了点头,道:“我还会读你的。”

“说来听听?”

喻文州说道:“你喜欢周泽楷。”

叶修嘴里的食物噎着喉咙了,猛灌了一口汤才缓过气来,一脸正气斥责道:“你们这些玩战术的太可怕了。”

喻文州见好就收,笑而不语。

叶修从椅子上跳下来,抓起高脚杯灌了口酒,说道:“我去问问他。”

周泽楷独自一人地呆在角落,正安静地用餐,神情一如既往地平淡,什么东西都看不出来。

叶修转了好一圈,才找到周泽楷,借着酒气把戒指拍到了餐桌上,决然道:“这东西我不能收。”


周泽楷爱叶修爱得都快绝望了,硬生生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上,没想到叶修竟然还能狠心地推他一把,连仅剩的最后一点念想都齐根斩断。

江波涛知道他喜欢叶修,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那种,也就认命了,乖乖给自家小队长当起了感情顾问。

第十赛季决赛前,江波涛虽然相信周泽楷的素养,可依然放心不下队长面对苦恋的前辈时候的状态,于是出主意道:“小周啊,你喜欢叶修前辈那么多年,是不是该表白了?”

周泽楷听了,眼睛一亮,显然有些意动,不过常年的暗恋让他习惯性地犹豫起来。

江波涛连忙一鼓作气道:“你看,明天就是决赛了,你要是拿了冠军戒指,把它当做定情信物送给叶修前辈,他能拒绝么?”

周泽楷觉得特别有道理,开始十二分努力地备战。

也正是因为江波涛这个提议,最终比赛结果出来以后,周泽楷的手脚都是冰凉的。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怀揣着巨大的希望和憧憬,周泽楷也不至于受打击到独自闷在休息室里一个多小时,结果阴差阳错地跟厕所里的叶修撞上。

叶修还是原来的样子,懒洋洋的,嘴里咬着根烟,不正经地用言语调戏他。

周泽楷小心翼翼了这么多年,头一回用近乎破罐破摔的决绝来接近叶修,幸而叶修没有拒绝。

可他还是难过得要命,叶修看他的眼神就跟平时的每一次偶遇都一样,温柔包容,允许他侵占自己的身体也不过是对任性后辈的安抚。

周泽楷要的不是这个,可又忍不住仗着这种特权跟叶修亲密地厮磨。可叶修也不会永无止境地由他得寸进尺,甜头给够了,还想要更多就是逾距。

周泽楷盯着那枚银白色的戒指,脑袋空白了半晌,才勉强抿住嘴角,不让更多的情绪外露。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下唇:“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周泽楷抬起头,发现他面颊泛红,瞪着眼睛看自己,眉毛间透出几分孩子气的不满:“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你喜欢我。”

周泽楷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才好。叶修明明都了然于心,难道他说了,叶修就会喜欢他?

叶修见他还是闷葫芦一样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不屑地哼了一声:“你看好了,哥给你做个示范。”

周泽楷一怔,紧接着嘴唇上飞快地掠过一抹温热。他听到叶修说道:“周泽楷,我喜欢你。”

周泽楷震惊地望向叶修,满脸的不可置信。

叶修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仰着脸催道:“快点,亲我,然后告诉我你也喜欢我。”

周泽楷猛然站起身,抓着叶修的手把人往厕所里带。

两人刚一进隔间,周泽楷的吻便狂风暴雨般地落了下来,叶修被亲得呼吸困难,还不忘提醒道:“说话啊。”

“我喜欢你。”周泽楷说道。

叶修心头一热,心想这才像话啊。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乐了,满意道:“我知道了。”

周泽楷屏着呼吸,问道:“那你呢?”

叶修勾住他的脖子,在那张薄唇上印了印,笑着答道:“改天把第十赛季的冠军戒指送你。”


评论(30)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