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论职业选手弟弟的奇妙缘分(下)

+原创人物出没


分别调戏完对方的弟弟,四人终于坐到了同一张餐桌上。

由于各怀心事,桌上的气氛略显诡异和尴尬。

周泽篆刚刚从“对面的人居然是叶修”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转瞬就被“我刚才居然跟叶修爆料老哥的花边新闻”的现实给狠狠击中了。

不带这么玩儿的!双胞胎这种设定简直就是bug啊!

这一回两回的都留下心理阴影了,以后还怎么跟叶·总裁·弟弟愉快地交流吐槽哥哥们的夫夫生活?!

周泽篆埋低脑袋,一边在心里刷弹幕,一边祈祷哥哥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然而很遗憾,周泽楷目击了周泽篆卖哥哥的全过程,包括颠倒黑白指认他亲吻班花。

周泽楷坐在弟弟身边,十指交错叠放在桌沿,语气平平淡淡地说道: “小篆。”

周泽篆条件反射地抬起头,狗腿地答道: “哥,有什么吩咐?”

好丢人……

可周泽篆比谁都清楚,一旦哥哥使用了这种语气和称呼,一定是生气了,一定得顺毛,一定要诚心悔改。

“解释。”周泽楷简洁地吩咐道。

一声令下,周泽篆立马解释道: “叶修前辈,你放心好啦,我哥这二十三年来就对你一个人动过心,那些送巧克力的,写情书的,都是冲我来的,只不过因为我俩长得太像塞错了抽屉而已!”

叶修提醒道: “哦,还有亲班花和要号码呢?”

周泽篆大义凛然地全往自己身上揽: “都是我干的,我妈说这是直男的基本素养!我保证,哥哥的初吻绝对没有交给其他女孩子。”

本来叶修听周弟弟满嘴跑火车,把他的话都反着听,听到最后一句他忍不住扬了扬眉: “小周的初吻给哪个女孩子了?”

周泽楷蹙着眉,有些不满地轻声道: “前辈。”

周泽篆正准备解释,一旁叶秋凉凉地插话道: “哥,你的初吻不也早就没了么?”

惊天密闻!荣耀大神叶修居然有过地下恋情!

请听现场记者周泽篆继续追踪采访: “什么时候?跟谁?”

“挺早的,反正不是你哥。”叶秋回道,“你不是要面试么?坐在这里当电灯泡好玩吗?”

周泽篆一听“面试”两个字,顿时坐姿都端正了许多,收起八卦正色道: “叶总,我们换一桌吧。”

叶秋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表情各自精彩的两个哥哥,心情颇好地换到了邻桌。


事实证明,别人家的弟弟蠢萌易调戏,自己家的弟弟个个都是坑哥狂魔。

周弟弟经常卖蠢就不说了,连笨蛋弟弟也来掺和一脚。

更糟心的是,连叶修都想不起来自己的初吻什么时候送掉了。

不过显然,跟周泽篆的不着调相比,叶秋的话可信度更高。

周泽楷稍稍占据主动,轻轻咳了一声。

叶修搜索记忆无果,双眼坦然地直视对方,带着笑意问道: “小周,你信我么?”

周泽楷乖巧地点头。

叶修认真地说道: “我没有亲过别人。”

前辈说没有,那就一定没有。

周泽楷坚定地继续点头,回道: “我也没有。”

叶修微微一笑,双眼仍旧注视着他,眼底却尽是戏谑: “我不信。”

这和剧本写的不一样!

周泽楷愣住,露出些许受伤的表情。

叶修放松地靠在沙发里,说道: “我想听你解释。”

这熟悉的温柔的调戏的语气,一下就戳中了周泽楷。

他站起来,俯下身越过整张桌子捉住了叶修的下巴,凑近他的脸,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他的唇上。

柔软温热的触感瞬间炸开,化作红色的晕斑在脸上蔓延。漆黑的四目近在咫尺,可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映不出半点色彩。

一触即离,周泽楷飞快地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眼神羞得不敢直视前辈: “这是,第一次。”

叶修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亲吻中,唇上还残留着对方的温度。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唇,回忆起那阵触电般的酥麻,才晃神般答道: “……嗯。”


邻桌一直偷偷关注这边的弟弟组差点瞎了。

“卧槽!”

两人不约而同地低咒道,听到对方的声音,对视一眼,有心虚地各自错开。

叶秋盯着左边墙上的相框: “你哥耍流氓!”

周泽篆瞄着右边窗上的插销: “你哥先耍赖。”

叶秋立马毛了,扭过头瞪着周泽篆: “你哥长得那么招桃花,搁我我也不信!”

周泽篆不甘示弱地还击道: “这么说来,我要是说自己是处男,你也不信咯?”

叶秋冷哼一声,正想说“不信”,突然想到刚才老哥的下场,后背顿时一寒——处男什么的,验证代价也太大了!

周泽篆见叶秋不说话了,得意洋洋地教训: “不要以貌取人啊,叶总。”

知道叫叶总还这么嚣张!

叶秋呲着牙,赤裸裸地威胁道: “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靠,得意忘形了。

周泽篆一向奉行大丈夫能屈能伸,无缝切换成委屈求成模式: “叶总说得没错,其实我哥从小就爱耍流氓,我跟他不是一路人!”

叶秋: “……”

周泽篆一鼓作气说道: “叶总,给我个机会呗。我特别好养活,下车间第一线绝不叫苦叫累。还能随时给你汇报哥哥的动态,一起谴责我哥的流氓行径。这么全能的职员多难得啊,你就收了呗?”

叶秋挑起一边眉毛,问道: “你真肯卖你哥?”

跟一份能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贡献的崇高工作相比,区区个人亲情算什么?!

周泽篆特别正义地点了点头。

“好,那就收下你了,之后给你寄offer。”

周泽篆差点泪流满面: 在近两个月的奔波后,工作终于有了着落。

正经事尘埃落定,周泽篆的八卦之魂又一次燃起: “叶总,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能不能透露一下,叶修前辈的初吻到底给谁了?”

叶秋当时就是随口一挑拨,倒也没多在意,于是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

照片里,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抱着一只小土狗,小狗粉色的小舌头贴着他上翘的嘴角,流露出淡淡的欢乐和温馨。

周泽篆幽幽地盯着照片,表情挣扎着变换了好久,终于一脸沉痛地朝邻桌吼道: “哥,你老婆的初吻对象是只狗。”


++恭喜弟弟们达成助攻二垒任务


评论(24)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