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论职业选手弟弟的奇妙缘分(上)

+原创人物出没

+前篇走这,其实就是一个小背景,周泽篆是周泽楷的孪生弟弟

+暗搓搓蹭个tag,双周叶,小周叶友情向

 作为还有几个月就要和学校彻底say goodbye的大四狗,周泽篆不得不开始为找工作奔波了。

本来凭借老妈给的一付好皮囊,不管做什么他都比别人占优。

可偏偏让老哥抢了先,让这张脸火得人尽皆知。

你知道刚到面试公司就被激动得听不进任何解释的前台联系广告部的崩溃么?!

“不是约好下礼拜的吗?小周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面对广告部经理伸过来的手,周泽篆无力地辩解道: “您认错人了……”

对方站定,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他好久,笃定地开口: “不可能,你明明就是周泽楷!”

周泽篆深吸一口气,几乎是声泪俱下地申诉道: “经理你好好看看我啊!我比周泽楷轻4.8公斤,矮0.6公分。他是偏分碎发,我是寸头。他脸上干净得跟张白纸一样,我这边有颗痣啊看到木有?!!”

周泽篆戳着自己脸颊上那颗半粒芝麻大的黑痣,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经理愣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说道: “我相信你不是周泽楷了。”而后他按着太阳穴诚心诚意地发问道,“少年,你是怎么做到让周泽楷的脸和黄少天的嘴在你身上完美统一成一个画风的?”

周泽篆: ……长成这样还话唠怪我咯?

连续七次因为被误认成周泽楷而无法好好进行面试的周泽篆,终于认清了这个冷酷的现实,那就是——

在S市顶着这张脸根本找不到一份平凡本分的工作啊!!!

面试常见情境:

——【看脸】咦,你不是那个电竞选手周泽楷么?

——不,我叫周泽篆,J大应届毕业生,想……

——哎,你跟周泽楷什么关系?

——【嫌弃脸】不认识的关系。我念的是材料工程系,跟贵公司……

——不可能吧。长得像名字也像,怎么可能没关系?

——哦,我是他的脑残粉,脸是照他整的,名字也是仿他改的。您能好好听完我的自我介绍么?

——好,你继续说。不你别说了,直接签吧。

——What?

——年轻人,你不能白瞎了这张脸,去广告部报道吧。

——What?!你让一个工科男轻易地抛弃四年的寒窗苦读,去做一个对社会毫无贡献花瓶真的合适么?我想回报社会成为祖国的栋梁啊!

周泽篆的心特别累。

他新做了份简历,特意把一寸照P趔了才往外市的公司投递。

没想到两天后他就收到了通知他面试的邮件,来自B市的一家大公司。

周泽篆戳进这家公司的官网,资金雄厚,发展势头良好,工资待遇都平均线以上,还跟他的专业对口。

妈妈,我终于可以成为对国家建设有用的人了!

周泽篆泪流满面地感动了两分钟后,开始认真思考怎么去B市面试的问题。

周父周母不希望自家儿子离开S市,当年周泽楷想去杭州嘉世训练营,就是因为父母的反对才没能成行。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打算跑外省工作,说不定会直接托关系把他塞进一家熟人的公司。

开玩笑!周泽楷18岁就自力更生了,他好歹也是名校毕业生,混得不能比哥哥差!

然而他账户里的余额还不够买一张S市飞B市的机票。

周泽篆给那家公司回复邮件,问能不能下个月再过去面试?

对方显得有些为难,不过得知他在S市后,柳暗花明地指示道: “最近我们总裁在S市出差,要不你跟他约个时间见一面?”

周泽篆感激地记下了叶总裁的号码。


今天是周泽楷和叶修每月一次的约会日。

自从确定关系以后,周泽楷的竞技状态像是加成了强力buff,率领轮回在积分榜上强势领跑,未尝一败。

于是当周泽楷腼腆地提出每个月能不能多给一天假的时候,经理想都没想就痛快地答应了。

周泽楷翻开弟弟的衣柜,挑了几件低调的大众款,正摸着下巴考虑怎么搭配它们才能不引人注目又惊艳于前辈。

另一头,周泽篆翻开哥哥的衣柜,犹豫而又郑重地选了套深色西装,对着镜子笨拙地打上领带。

从对方房间出来的两人不出所料地在走廊相遇了。

“哥你又偷我衣服!”周泽篆先声夺人。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西装穿在弟弟身上,手指一勾,便扯下了系得惨不忍睹的领带。

“喂!别这么小气,我面试完就还你。”周泽篆往后退一步,护住身上的装备。

“嗯。”周泽楷本来就没打算计较,只是好奇而已,蠢弟弟不打自招的本领果然一如既往。

他上前,手法娴熟地替弟弟系上领结,甚至心情颇好地鼓励道: “加油。”

因为公司总部在B市,周泽篆作为本地人,殷勤地敲定了面试地点。

对方初闻他定的咖啡厅时,语气很不友善。

弄得周泽篆很莫名,不过好在对方只是哼了几声,也没有强烈地排斥,最终还是默认了这个地点。

周泽篆想起上次过来,还是因为帮闷葫芦哥哥表白。虽然闹了个乌龙,跟嫂子的弟弟起了点误会,可最终还是happy end了。

作为哥嫂的大媒人,周泽篆对这个地方还是很有好感的。

他提前了半小时过来,把简历又看了一遍,自我介绍也默念得滚瓜烂熟,才信心满满地端坐着,等候老板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距离约定时间也越来越近。

一个修长的身影朝他这边走来,从容不迫,气度优雅。

可是!为什么这人长得跟叶修嫂子一毛一样?!

等等,叶修?叶秋?叶总裁?

周泽篆隐隐get到了点,瞬间悲伤逆流成河。

他猛然想起,之前在全息体验馆跟叶秋闲聊时,对方含糊地说过自己是开公司的。

可他真没想到世界这么小,他只是想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而已,为何如此艰难?!

悲伤还在胸口翻涌,对面已经入座了,甚至淡定地笑道: “小周,等了很久么?”

叶秋一定看过他的名字,早就知道是他了,所以天道好轮回了吗?

可上次表错白真不是故意的,霸道总裁求放过!

周泽篆悲伤地垂着眼,认命道: “叶总裁,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了。但毕竟你哥是我哥的老婆,我们也算是一家人。所以请你抛开私人恩怨,给我一次面试的机会好么?”

对面的叶修愣了愣,立即反应了过来,身体往沙发一靠,唇角微微上扬道: “好。”

评论(12)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