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全职】双生

+叶秋中心,一发完结

+周叶cp出没,主刷双叶相爱相杀的兄弟情

叶秋最近眼皮老是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是两只眼皮抽风一样狂跳不止,这是财祸双至的节奏?

一夜不得安寝的叶秋用力地按住眉心闭上眼睛,企图让撒欢的眼皮消停下来。

财是什么不重要,反正也没见着半点影子,但是祸指的是从小到大花样坑弟的混帐哥哥叶修肯定没跑了。

叶秋觉得自己昨天一定是脑抽了才同意了让叶修带着他男人过来借宿。

至于跳动的眼皮,大概是因为叶修的祸害程度堪比洪水猛兽,右眼不得不拉上左眼一齐向主人激烈预警。

让我们把叶秋的记忆拨回昨天晚上十一点。

作为爱岗敬业日理万机的叶氏集团总裁,周末也加班到深夜的叶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刚把自己收拾妥当扔在床上,手机突然催命一般响起来。

屏幕上闪动的“周泽楷”三个字让叶秋的眼皮又狠狠跳了两下。

“喂,你现在有空的吧?”听筒里传来叶修的声音,也没在乎他的回答,那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来六棵松场馆接我,我和小周要到你家住一晚。”

然后对面就利落挂掉了电话。

这是即将寄人篱下的借宿人应该有的态度吗?!叶秋立马回拨准备宣示主人的威严,但随即就放弃了。

有用么?从小到大叶修都没有在意过自己的感受,几乎每次谈话都是以他的跳脚炸毛结束。说好的兄友弟恭呢,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被压得死死的?

这次也不例外,内心挣扎了好久的可怜弟弟,终于认命地爬起来去接自家混帐哥哥。

这个礼拜有轮回和微草的常规赛,这个点正好是比赛结束开记者发布会的点。

叶秋臭着脸把这对一路都在花样秀恩爱的奸夫淫夫接回公寓,随手指了自己卧室旁边的房间让他们住了进去。

这个决定让叶秋后悔了一晚上。

迷迷糊糊刚准备入睡的叶秋听到隔壁传来隐约的声音: “小周,别靠着这面墙……”然后是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叶秋,会听到……”

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叶秋觉得整栋楼都震了起来。

沉闷的撞击,破碎的呻吟,在叶秋的脑子里循环播放,没羞没躁地昭示着两个男人之间的情事有多么的热切激烈。

被迫听了半宿墙角的叶秋在隔壁安静下来后也没能睡着,顶着黑眼圈沉思到天明,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这个公寓的隔音太差,必须得换。

今天行程也满满当当的叶总裁从床上爬起来,努力抹去昨晚的记忆,祈祷能够开始正常的一天。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永远背道而驰。

叶秋刚踏进盥洗室,就看到叶修正神清气爽,光着脚丫欢快地踩木盆里浸湿的床单。

“你在做什么?”叶秋嫌弃地看着那盆泡沫横飞的东西。

“洗床单啊。”叶修坦荡荡地回答道。

叶秋想起当年叶修第一次梦遗后的场景。

十三岁的小叶修起床后淡定地指着床单,对比他早一天完成青春期转变的小叶秋颐气指使: “都怪你把尿床的毛病传染给我了,你要是不帮我洗床单我就告诉老妈你又尿了。”

现在,叶修居然自觉且自力更生地洗床单!

叶秋心理极度不平衡地指着安静站在一旁的周泽楷: “他就这样看着?”

“嗯。”叶修特别自然地点头,“小周是职业选手,手相当金贵,要重点保护。”

叶秋面对这么明目张胆的区别对待竟无言以对。

看着被肥皂泡溅得乱七八糟的盥洗室,叶秋扶额: “你放着,我叫保洁收拾。”

叶修从善如流地从盆里走出来,欣慰于弟弟的懂事,和颜悦色地说道: “那就交给你了。今天我和小周还有约会,先走了。”

独自一人面对满目狼藉,叶秋觉得自己的心脏的承受能力在叶修年复一年锲而不舍的磨练中再度升级了。他没有跳脚炸毛,只是淡定打了个电话给钟点工,然后奔赴公司开始忙碌的一天。

昨晚几乎没睡的叶秋在处理公务时有些力不从心。

好几次困得受不了想眯会儿,但每次刚闭上眼睛,激烈的背景音就“蹭”的冒出来,吓得他寒毛直竖睡意全无。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整天,叶秋还需要赶一个晚上的行程。

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合约,对方是全球知名的唐氏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叶秋与唐氏集团董事长约定今晚八点在xx西餐厅见面。

不过,在有叶修阴影笼罩的今天,叶秋不仅倒霉地遇上了堵车,手机还在他给唐董编辑致歉短信的时候,毫不留情地走完最后一丝电量自动关机了。

等到叶秋匆匆赶到餐厅,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据说唐董是个很守时的人,又是长辈,叶秋心里估摸着这单生意大概凶多吉少。

然而,当他找到预定的餐桌时,却见到唐董对面坐着自己。

那是……叶修?

叶秋看到自家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混帐哥哥居然坐在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与自己的洽谈对象相谈甚欢,心里被“卧槽到底发生了什么”疯狂刷屏。

周泽楷先发现了叶秋的到来,拉了拉叶修的袖子。

然后叶修笑着对唐董说了几句,站起身朝他走过来: “太不靠谱了,迟到这么久。”

“你怎么会在这里?”叶秋疑惑地问。

“小周说要给我过生日,非要选个有情调的餐厅,就选了这边。

“哦,生日快乐。”叶秋目送叶修和周泽楷拎着个黑布罩着的盒子离开,坐到了唐董对面。

和想象中不同,唐董是个很和蔼亲切的长辈,或许是因为叶修的热场,他并没有对叶秋的迟到做出任何苛责。

谈判进行得异常顺利,本来对这单生意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的叶秋居然莫名奇妙签好了合同。

他摸摸自己的左眼皮,觉得这个世界真奇妙。

因为太高兴没忍住喝了一杯酒的叶秋晃晃悠悠回到了公寓。

刚打开门,一个圆滚滚黑乎乎的东西吭哧吭哧朝他跑过来,一口咬住了他的裤腿。

他低头看,发现是只纯黑的小法斗犬,正斗志十足地把他往房间里拖。

啪!吸顶灯被人关上了,叶秋的视野变得漆黑一片。

本来就晕乎乎的叶秋觉得头上被扣上了一顶帽子,然后看到叶修端着一个燃着蜡烛的蛋糕朝自己走过来。

“生日快乐。”烛光中,叶修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念念不忘小点么?送你只法斗让你开心一下,不要感动哭了啊。”

刚给他带上寿星帽的周泽楷站在叶修身边,也腼腆而真诚地祝福: “生日快乐!”

在酒精的作用下,叶秋变得异常感性,泪点被戳中,二十八岁的大男人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哭出来。

叶秋想起了小时候的好多事,尽管大部分都是叶修欺压他的情景,但每当有别家的孩子想要欺负他的时候,叶修就会站到自己面前,无一例外地让试图挑事的孩子哭着回家找妈妈。

就算再喜欢逗弄撩拨自己,哥哥始终是那个最让他安心的存在。

一周后,叶秋收到了来自S市的信件,里边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叶秋的脸上糊满了奶油,眼角还依稀挂着泪痕,因为酒精沉沉地睡着;旁边是叶修,干净的脸上挂着舒朗亲和的笑容。他们靠得很近,两张极度相似的脸摆在一起,透出淡淡的安定和暖意。

照片下方是一行清秀的字迹,明显出自叶修的手笔——就算长得一模一样,哥还是比你帅!

++忍不住给笨蛋弟弟发糖,叶秋忠犬属性真的好萌好萌

++每次叶神笑得很温和包容的时候就觉得心都要苏化了

评论(14)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