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勾搭(中二)

+继续奇怪的脑洞

 
 



周泽楷在阎王府上足足养了三天才能站起来。

孟姑娘每日都来看他,劝慰他这回能捡回命来不容易,安心休养,殿下并非小气才不肯伸舌头让他早日痊愈。

周泽楷听了没吭声,只觉心底温暖,心想鬼怪虽不谙世事却纯朴善良。

那天给他以口渡气的男子便是孟姑娘口中的殿下,阎王叶修。这几日他也来过几次,每回望他的眼神都是似笑非笑的,要是碰上两人独处,还会拿修长的手指碰碰唇,关切地问:“好点了吗?要不要亲一下?”

因为身体虚弱,周泽楷的脸色苍白极了,这时却涨起一层薄红,艰涩地摇头。

叶修并不多留,每日只待一刻。除了周泽楷终于下床辞行这天,他才额外抽身赶回来,对着周泽楷上下端详半天,松了口气问:“准备走了吗?”

周泽楷点头。

叶修倒也不挽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热情却也带着些距离感,说:“这次吃亏不小,回去还要好好休养几日。”

周泽楷记在心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忘川落水事件之后,周泽楷在冥界的人气变得更高了。

大家都在传一个没有半分修为的游魂,居然能从忘川里生生抢回了一条鬼命,且全身而退。

每年重阳之后,总有大把从人间传来的新词流行起来。一个去网吧泡了一天的鬼姑娘听闻了这事,捧着心口道:“周周的男友力简直苏哭我!”

姑娘们一开始还一头雾水,听了解释后纷纷恍然,本是被那张脸吸引了视线,却顿时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而周泽楷却仍是沉默寡言,休养了几日便继续搬石头。上回出了事,牛头大人在桥头贴了张公告,虽然没有明显追责,但字里行间处处透着一种对万众瞩目的新鬼的敲打之意。

姑娘们也不想给周泽楷惹麻烦,保持距离舔颜,偶尔还发出句感慨:“为什么周周连搬砖都这么帅?”

周泽楷听不到这些,就算听到了也不会在意。前世他便有这皮囊,知道它所带来的便利与麻烦,眼下他心如死灰,只希望日子过得单调平淡些。

他故意没有修复被火星烫的破破烂烂的衣物,也没有给伤痕遍布的手掌愈合时间,唯一叫他略感遗憾的,便是鬼魂的容貌永驻,竟连根胡子都长不出来。

他每日不知疲倦地准备着石料,方方正正的石块堆得渐渐比他还高,气候也不知不觉地入了冬,变得寒冷起来。

 
 

十一

大约是单调的缘故,冥界的四季比人间更加分明。

周泽楷是新来的,还未度过一个轮转,只觉得每日前来的鬼姑娘骤然减少,连嬉闹都不如从前那么活泼轻快。

等周泽楷察觉过来冷意,往常热闹的奈何桥上已经见不到几个鬼影了,只有孟姑娘单薄的身影还坐在桥那头,双手贴着煮汤的炉子取暖。

孟姑娘见了他,百无聊赖的脸上泛出一丝惊喜,招呼他坐过来一起取暖。

周泽楷已经冻得手指都无法张开了,靠近火炉,那股凝结在骨头缝里的寒意才尖刺般地消融。

“这天是越来越冷了,”孟姑娘的脸蛋被冻成了青白色,她往手里呵了口气,才继续说,“这时候的冥界最留不住鬼,这些天已经有许多熬不住的游魂问我要了汤,往生去了。”

周泽楷感受着身上的回暖,很低地“嗯”了声,算是回应。

孟姑娘歪着头看他,忽然问了句:“你要不要喝碗汤?”

周泽楷沉默地摇摇头,指尖上终于有了点知觉。

“殿下说,你前世过得很不好。”孟姑娘慢慢说道。她停顿了一下,见周泽楷没有搭话的意思,忽然道,“你知道殿下来之前的冥界是什么样子吗?六道混杂,怨气冲天,那是才是真正的……地狱。”

“当时的冥界全靠鞭子管束,可惜怨鬼太多,刀山油锅都吓不住,在狱吏看不见的角落,总有虚弱瘦小的游魂被欺压得不成样子,那些恶鬼每日便以此为乐。”

“后来那些恶鬼觉得无聊了,又不愿放过如羊羔般的游魂,便想出了一个法子,他们把玩腻了的小鬼推进忘川里,看那单薄瘦弱的灵体绝望地被河水吞没。”

“有一年人间战乱,一夜之间数十万鬼魂从轮回那头过来。冥界盛不下那么多鬼,便让他们去往生。当时的忘川上只有一条绳索,那些鬼魂便在狱吏的鞭子下颤颤巍巍地走,走得慢的,要么被狱吏大声呵斥,身形一颤便坠了河,要么就是被抽了鞭子,直接打入河心。”

“岸上的恶鬼看得津津有味,不知是谁起的头,每当新鬼踩上那根绳,地府便充满了鬼哭狼嚎,仿佛不看见坠河便不能满足。后来有个孩子上了桥,脸色惨白,脚步却稳健,眼看就要到了那头,绳子却陡然被谁割断了。”

“那个孩子脸上甚至没来得及换上惊慌,便迅速被吞没不见,岸边的恶鬼都在叫好,就连狱吏也只是骂骂咧咧地回阎王大殿上报,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谁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离开的那两个时辰,剩下那二十万的鬼魂被那些恶鬼生生推进了忘川。”

孟姑娘说得平淡,可肩膀却无法抑制地打着颤。

周泽楷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纯朴平静的冥界曾经竟是那付模样。他的手掌一直贴着火炉,那些被碎石割出的伤口隐约发烫,便忍不住拍了拍对方的肩,让那温度传递过去。

孟姑娘脸色苍白,顿了好久,才继续说道:“后来殿下便来了,手里牵着一只三头犬,说他初来乍到,仰仗各位多多关照。”说到叶修,孟姑娘的语气仍是淡淡的,却不由多了几分暖意,“他说得客气,那些为恶一方的大鬼自然不买他的帐,照旧干着龌龊勾当。可谁知殿下那只狗是灵兽,嗅得出善恶的气息,第一次出行便当众将几只正在为恶的大鬼吞入腹中。”

“从这之后,那只灵兽便解开了束缚,没事便四处巡视,嗅到恶鬼,便把鼻子拱上去,闻个半天,似乎在犹豫这种程度的恶,该不该下嘴惩戒。那阵子风声鹤唳,大概算得上是冥界最安静的时候了。”

“而殿下自己,却耗费足足三年,做了件几乎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用从冥界各处搜寻而来的最坚硬的石头,在百余丈宽的忘川上,一砖一石,亲手筑成了奈何桥。”

 

评论(43)

热度(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