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勾搭(中)

+果然是个超级奇怪的梗

 
 



冥界的永久居住证不是那么好批的,尤其是像周泽楷这种新来的游魂,大多都是受尽人间疾苦,又见此处太平和乐,才一时脑热决定永不入轮回。

这种鬼实在太多了,实际上要不了几年,他们便又贪恋尘世繁华,跃跃地在转生池边上打转。

鬼生了凡心,即使是阎王也不能阻止他转世。为此,阎王殿下特别颁布了一条法令,凡是申请永久居住的鬼民,须通过三轮考验。

所有经历过考验的鬼都对此讳莫如深,有些跌跌撞撞地上了桥,向孟姑娘讨了碗汤一头扎进往生池,有些则是彻底熄了眼底的火,从此在鬼界定居,据说还有些心智薄弱的,甚至在考验中几乎魂飞魄散,全凭阎王殿下护住一丝心火才捡回一命。

周泽楷知道考验这个规矩,却不知其中的凶险。牛头忙着痛惜他那越发渺茫的暗恋,却是带偏了重点。

周泽楷前世便遭遍世人风言冷语,此时俊脸一僵,将他深邃的五官衬得愈发冷峻,他没有理会牛头人那句轻蔑,只是语气疏离地问道:“如何考验?”

牛头刚遭受内心巨创,但到底是个讲原则的好公仆,俯身从最底下的木格里抽出一张纸,递出去:“填完以后交过来,三到五日便有结果。”

 
 



叶修已经很久没有拿到永久居住的申请了。一来是人间太平多年,新来的鬼鲜少怨气,大都乐滋滋地领了号地跳进池子了,少数好奇冥界的,也都游荡个三五年便走了。二来也是那三轮考验的传闻越传越凶险,搞得鬼心惶惶,都迟疑地不敢上前。

他先扫了眼名字,看见“周泽楷”几字先是愣了一下,回忆道:“是不是上次那个引发冥界震荡的小帅哥?”

孟姑娘心地纯善,打心底不愿周泽楷遭这份罪,叹了口气点头道:“回殿下,正是那位小哥。”

叶修果然神情一变,十分严肃起来,思考半天后忧心忡忡地问:“上回说逢年过节便将他接至我府上,有没有定期限?”

孟姑娘:“……”

叶修苦恼地抓着授印,手指在复杂的花纹上反复摩挲,过了好久,终于心一横把章盖了,口中嘟囔着:“这让我还怎么找媳妇?”

 
 



周泽楷的居住证批得出奇地快,既没有三到五日的等待,也没有令鬼闻风丧胆的考验,隔日便拿到了印着红章的批示,上面在忘川上游旁圈了一块地,算是归他所有了。

冥界没有花草树木,只有些死气沉沉的石头。

周泽楷坐在河边发了三天三夜的呆,终于起身开始去郊外搬运石块。

鬼的力量也分强大和弱小。一般来说,没有什么经历的新鬼是最弱的,不要说牛头马面这些天生神力的,就是孟姑娘这么温婉的姑娘,也能用一根手指就把不老实的新鬼镇压了。

没什么修为的鬼便只有最初始的力量。周泽楷就是这样,单凭一双手,托着块鹅卵大的石头便叫他出了一身的汗。

建房子是份苦差事,鬼又不用吃喝睡觉,整日游荡闲聊也能度日,并不需要一所独居的屋子。

可周泽楷仍是坚持,每天仅能搬回几块碎石。还有几回运气不好,挑的石头恰好是地狱熔岩的地眼。

这种石头表面看不出什么来,非要搬起来才骤然散发灼伤灵体的温度,要是再倒霉一些,从地眼里涌出的岩浆能把一双腿都熔化。

周泽楷的手掌原本苍白修长,此时却脏污又伤痕遍布,他的裤腿和上衣都被灼了几个大口子,每次托着石块往回走的时候,腰腹和小腿上匀称的肌肉便若隐若现。

关注他的鬼姑娘很多,虽不曾听他说过,一日两日却也看明白了他是要建屋子。

鬼姑娘大多热情又没什么心眼,常常跟着捡几块红豆大的石子,穿成手镯和额饰,灿烂又快乐地跟在周泽楷后头,压低声音跟女伴咬耳根说他怎么会这么好看。

很快就到了重阳这天。

周泽楷的地盘上堆了一小摞方方正正的石块。他平日往复荒野,把石头运回来,休息时便拿凉透的地眼打磨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

这也不是一份轻松的差事,冥界的石头不但沉重,而且质地极硬,往往周泽楷需要磨个半天才能磨掉一小捧石屑。

这天周泽楷也不例外,盘腿坐在河边,一言不发地打磨那些石头。

今天来的姑娘格外多,绞着手绢问:“周周,你不去界碑吗?”

界碑是冥界和阳界的分隔线,往日是不开放的,只在重阳这天,拿着冥王府发的花环才能出入。

还住在这边的鬼,很多都超过了百年,即使再返人世,也见不着往日多少光景了。像这类鬼,重阳出去纯粹就是图个新鲜,只有那些刚来没几年的,才掰着手指数日子,恨不得子时一过就立马飞出去。

这么比起来,周泽楷简直是个异端,既不融入鬼界,也不留恋人间,就像忘川里的水,谁都不知道那沉寂底下的深浅。

寂寞百年的鬼姑娘们对帅哥的兴趣远远大过人间,不多时便在河岸聚集起来。她们的手腕上戴着花环,好奇又期待地盯着他的动作,想知道他会不会忽然改变主意,决定回去看一眼。

正午,地底的熔岩沸腾起来,连带着冥界都变得有些灼热干燥,几个鬼姑娘低头不知说了些什么,顿时笑作一团,其中一个似乎是被取笑的,跺了跺脚,有些羞涩似的退了几步,却没料到踩空,身体一歪竟要掉进河里。

事情发生得太忽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到发生什么后,所有姑娘的脸色都变了。

没有人知道忘川的深浅,因为它没有重量,任何东西掉进去都只会向下沉溺,包括鬼魂。

周泽楷自然也听到了那声尖叫,只见他的反应比谁都快,闪电般伸手抓住了那姑娘的裙裾,然而一股强大的压力自漆黑的河水里涌出来,他感觉有一只无形的脚踩在他的肩上,手臂如同拎着一座巨山,那重量几乎要把肌肉都撕裂。

周泽楷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手中紧握的那块布料也渐渐被扯出缺口。挂在半空的姑娘眼睛里续满了泪,望着他。

周泽楷从来都不知道鬼的眼睛里也能拥有如此浓烈的恐惧和求生欲,像无根的火焰一样,不顾一切却又生满了无能为力。

他记得治安条理里写过,落足忘川,十死无生。

周泽楷抿了抿唇,手臂骤然爆发出一股惊人力量,将她甩上了岸,自己却因为脱力,意识模糊地坠入河底。

 
 



周泽楷苏醒时,眼皮极其沉重,喉咙胸肺都疼地如同火烧。

身边有人在交谈,一个陌生的男声说道:“放心吧,救回来了。”

孟姑娘的声音有些发哑,像是哭过:“怎么还没醒?”

“大概是呛了水,现在还太虚弱了。”男子说道。

孟姑娘似乎又要掉眼泪,声音哽了哽,才说:“还能养好吗?”

男子“啧”了声,像是有些为难的样子,想了半天说:“我这次去人间,学了个人工呼吸的法子,说不定有用。”

周泽楷听到,心脏骤然一缩,紧接着嘴唇贴上了一个暖玉似的东西,一口清凉的气息从对方嘴里渡过来,钻进胸肺,瞬间抚平了那些灼意。

周泽楷忍不住咳了出来,眼睛终于睁开了,第一眼便见一个长相清俊的男人歪着头有些得意道:“成了。小孟,我听外面的人说,若是把舌头伸进去了还能更厉害。”

 

评论(47)

热度(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