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鹿

春天种下一个坑,秋天……咦,等等,秋天怎么还在挖坑?

【周叶】勾搭(上)

+一个很奇怪的脑洞,就是想写,瞎jb写就是了

 
 



最近冥界新来了个小帅哥,在整个地府都传得沸沸扬扬的。

也怪这地界的风水不好,鬼待久了总阴气沉沉的,再好看的脸也被气色给拖累了。

新来的小哥就不一样,虽然脸色也是苍白的,可是架不住那五官深邃,又唇红齿白,叫好多鬼姑娘都偷偷动了心。

这事传到了阎王叶修耳朵里,也挺稀奇的,就问手下:“怎么没他见来大殿报道?”

“回殿下,”对小帅哥十分关注的孟姑娘答道,“那小哥不愿意往生,自然不必来大殿报道。”

叶修“哦”了一声,兴趣来得快去得也快,听了脑子里就留了个浅印,没一会儿就忘到了脑后。

 
 



约莫过了半个月后,叶修能想起这只帅鬼来,还是因为奈何桥踩踏事故。

那天刚好是七月半,整个冥界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地过节。

好些单了几百年的鬼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奈何桥上找姻缘。

当鬼就这点不好,本来当初两只鬼情投意合山盟海誓地成了亲,可日子过久了,要是一方想入轮回去人间转转,另一方是不能拒绝和离的。

这个规矩是阎王亲自定的。这些年在阎王的治理下,冥界风调雨顺民风纯朴,很多新来的鬼本来哇哇哭着要投胎的,却排队领号的过程里发现这鬼地方还挺宜居,就干脆住了下来,才造成目前鬼满为患的局面。

为此,阎王还想了不少点子鼓励大家转生。刚才说的规矩是其中之一,阎王殿下说了,要是一家两口子愿意一起投胎,还能赠送一条月老亲自开光的红线,去人间继续姻缘。

往年的七月半也差不多是这个场面,姑娘们都三五成群地挤在奈何桥上,挥着手绢对走过去的男鬼评头论足。冥界鬼风开放,姑娘看中了心仪郎君便去表白,周围还有不少起哄的,这种阵势下,很少有鬼能够把持住不答应的。

今年跟以往一样热闹,可几百个故作不经意的单身鬼从桥上走过去了,姑娘们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都巴巴地盯着桥那头。

终于,一个沉默高峻的身影出现了。

他抿着唇,苍白的脸上就薄薄半寸的嫣红,眼睛却很黑,如同忘川里的水,清澈而沉寂。

在他的脚踏上桥的那一刻,姑娘们像是得了什么指令,在短暂的愣神后,提着裙子争先恐后地朝他奔去 。

一个鬼姑娘摔倒了,两个鬼姑娘摔倒了,一排的鬼姑娘都摔倒了,前面的姑娘已经挤到了小帅哥面前,期期艾艾地把手绢递出去,后面的姑娘挽高了裙裾试图优雅地跨过小姐妹好去送手绢,吓得那些摔倒的鬼姑娘赶紧变成了无实质的灵体状态,才得以保住花容。

最终,在无数姑娘的热烈眼波中,大帅哥沉默地收回了那条迈上石阶的腿。

 
 



冥界已经很多年没出过这种大型事故了。

叶修看着冥焰里复现的桥上盛况,有些头疼地按着脑袋:“谁先来说说?”

负责现场巡视的牛头第一个说话了:“殿下,这次事件主要都怪新来的鬼不懂规矩,随随便便就上了桥,才造成了现场失控鬼群踩踏的恶劣后果。”

他的话音刚落,孟姑娘便忍不住打抱不平了:“我在桥上煮了这么多年汤,倒是没听说上桥还有什么规矩?”

牛头暗恋孟姑娘多年,这时被堵得一句话都回不过来,只好郁闷又局促地望着老大。

叶修沉吟片刻,说:“现在的治安条例确实没有这条,为一只鬼单立条例也不合规矩。这样吧,以后逢年过节就把他接到我府上,我亲自看管……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孟姑娘小脸一红,白唇吐出一个名字:“周泽楷。”

 
 



闹得惊动阎王的奈何桥踩踏事故由于没有造成实际伤害,所以并未产生恶劣影响,倒是让周泽楷的声名大噪,每日游荡时都吸引来不少好奇又惊艳的目光。

周泽楷生性沉默,奈何那张脸始终低调不下来,只能淡定地承受日渐增加的关注。

想跟他搞对象的姑娘很多,然而周泽楷前世遭受的劫难太多,把一颗心都浸冷了,既不愿转世再看世态炎凉,也不愿与鬼往来,更别提交往如此越界的事情。

只有温柔似水的孟姑娘偶尔能跟他说上两句话。上次那事过后,孟姑娘便告诉他不要有压力以后遇上这种节日就去阎王大人家里避避风头。

周泽楷面上淡淡的,心里却有一股暖意涌动。他从不曾想过,鬼怪竟比人心要单纯善良许多。

冥界地域广阔,一般而言,新鬼初来乍到总要游荡一阵,才能寻觅家址定居下来。

周泽楷也不例外,他看中了忘川边上的一块地。

冥界有规矩,像靠山靠水靠桥的这些热门地段,建房是要向阎王府提申请的。

周泽楷虽不交际,可初来地府鬼手一份的治安条例却是被他熟读了好几遍,他不喜欢惹麻烦,有规矩自然最好。

他老老实实地去阎王府的办事窗口领了张表,俯在石案上认认真真地写。

把那张表递回去时,里面那个牛头人瞪着表上申请居住年限那一栏写着的永久二字,鼻孔夸张地呼出一口气:“什么?你打算赖着不走了吗?”

周泽楷抿着唇,这让他与众不同的唇色越发显眼得叫人嫉妒。他神色冷淡地点头,仿佛只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决定。

牛头却因为他这一点头,一颗心极速下坠,几乎可以听见心碎的声音。

“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牛头颤着一根手指指着周泽楷的鼻子,痛心疾首道,“你以为阎王殿下家的米饭不要钱吗?”

 

评论(42)

热度(949)